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叶周】某日

纯洁的我,矜持的我

浴室,含KJ

大概很久没写了,手生哈哈哈

崩了,挫了,BUG了请告诉我

哭惹


=============


叶修退役后依然在兴欣兼任各种职位,即便不做职业选手,他对荣耀的影响力仍旧是巨大的。

就连联盟也不愿放这么个人在外散养,硬是要把叶修拉到联盟里。

最后叶修在嫌弃和不屑中签下了这份高薪少活的顾问合同。

毕竟偶尔能通过正式身份光明正大的打听到一些小道消息还是很不错的。


兴欣的规模在不断扩大,选手们早就不用挤双人间住了。

只不过大家关系太过亲近,都不愿意从双人间里搬出来,于是就只有魏琛和叶修此等退役员工独享了陈果在上林苑租下的豪华一室户待遇。

叶修倒是无所谓,他对住的地方本来就没什么讲究,大家一块儿住反而热闹。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独立的房间会比较有私人空间。


叶修是在周泽楷某次造访的时候给了他一把钥匙。

目的是防止周泽楷因叶修不在家独自造访不得入门在外逗留过久产生被围观表白尖叫等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

周泽楷接过的时候愣了愣,还是收进了口袋。毕竟他可能没那么常来。

当时叶修也没太在意,一块小铁片嘛,多一块不多,少一块不少。

可在某个寒冷的夜里叶修裹着外套饿着肚子有些颤抖的回到家发现某个人开了灯买了饭悄无声息的在家等你的时候,钥匙的意义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叶修从联盟的会议室出来已经快晚上了,按理来说叶修会在联盟过个夜然后坐第二天早上的飞机回H市。

但这回叶修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去了机场。

现在是夏休期,叶修问了下联盟的相关人员,得知周泽楷在比赛结束前整个夏休期的行程就被联盟和俱乐部排满了。

叶修一面骂着安排工作的丧心病狂,一面捂着胸口感叹,莫非是真的老了?怎么才坐一下午胸口就开始发疼呢。


回到上林苑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叶修抬头看了看窗口,漆黑一片。

然后进了楼道。

掏出钥匙,懒散的打开房门,叶修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果然,叶修迅速捕捉到了屋里唯一亮着的电脑屏幕在他进门的那一瞬跳出了“荣耀”两个字。

坐在电脑前的人马上站了起来朝叶修这边走来。


突然亮起的客厅灯让屋里的两个人都有些难受,闭着眼睛挣扎许久才适应灯光。

叶修嘴里还咬着烟,随意的话语里带着几分诧异,“小周?”

周泽楷还是那副内敛的模样,冲叶修笑了笑,没出声。

叶修冲那张脸看了小半分钟,就觉得这种时候什么都不需要问了。

于是他也冲周泽楷笑了笑,表情随意得好像两个人这么一起生活了很久。


叶修掐了烟,看了看电脑又看了看周泽楷,然后抬起下巴冲电脑点了点,“我去洗个澡,你玩着,困了的话就先睡。”

说完就一边脱外套一边往浴室走。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叶修经过周泽楷旁边的那一瞬,周泽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叶修的手臂,然后,就,不动了。

事实证明周泽楷的运动神经永远比语言神经快N倍。叶修打心眼里点了个赞。

“嗯?”叶修停下脚步,转过头,有事?

“………………”事发突然,周泽楷组织了很久,蹦出俩字,“没洗。”

叶修眼底的光亮一闪而过,极力憋笑,严肃道:“哦,那你先,我去玩两盘。”说完就转了个方向准备朝电脑那头去了。

周泽楷也不急,反正他不松手叶修也走不了。

叶修一副疑惑的模样看着周泽楷,“诶,抓着哥干嘛呢。哦!等着,哥去给你拿睡衣。”

“………………”

叶修虽然很不忍心,但还是非常严肃的,“小周啊,你再这么抓下去,哥的手可废了啊。”

周泽楷立马松了手,没过一秒,又换了个位置抓住。

这会可算是考虑清楚了,周泽楷转过身来正对着叶修,表情认真,语气郑重,又是俩字:“一起。”

叶修笑了。

其实叶修绝对有把握在周泽楷知道他知道的前提下装傻逼得周泽楷一吸气一咬牙就把这个句子给磨完了,可说到底还是不忍心。

这孩子也不知道玩了多少把PK,等了自己多久。

没手机是硬伤啊。


两人在浴室门口就把衣服都给脱了。

天气已经变得有些热了,浴室里的水稍微调了点温度就有点醺醺然。

更何况两个大男人挤在浴室里。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示意他转过去给他洗头,于是周泽楷背对着叶修稍微扬了点头,方便叶修折腾。

叶修手里轻柔有度,洗得周泽楷都不经意的眯起了眼。

“什么时候到的?”响起的声音在浴室不大的空间回荡着震撼着周泽楷的鼓膜。

周泽楷僵了片刻,在认真思考,“四点。”

“哦。”十个小时,“我今天去联盟了。”

“怎么?”这回轮到周泽楷疑惑了。

叶修笑了笑,他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急着回呢,现在想来可能是,“时代在召唤。”

“……………………”

“别愣着,转过来。”揉好了,叶修又拍了拍周泽楷。

两人离得很近,周泽楷转过来的时候都快贴上叶修的脸了。

叶修撤开点距离,才把人看清,不然都斗鸡眼了。

“以后哥还是配个手机吧,不然你这一等得多久啊。休假本来就不多吧。”叶修手里动作没停。

“愿意。”周泽楷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特别单纯,单纯到透亮,透亮到让人忍不住想要潜入占有然后好好保存下来。

“行了,傻啊。”叶修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职业选手里就你最忙。你有空就歇着,哥去看你不一样嘛。”

离得近了才发现周泽楷眼底的青黑比上次又深了点,看来夏休期比比赛的时候还累。

叶修不得不再次感叹,真老了啊,都不能开嘲讽了。

心疼都来不及。


周泽楷已经和叶修面对面站了很久了,头上的泡沫越洗越多又快给洗没了,也不知道叶修举着手累不累。

反正周泽楷就这么看着叶修也不嫌时间长。

蒸汽熏得太久,脑袋都开始晕乎,周泽楷想低头亲下叶修,但很快被对方避开了。

“诶诶,别乱动,一会泡沫都进嘴里了。”说这话的是叶修。

但最后把人推倒在瓷砖上,猛地亲上去的也是叶修。


吻很热,火热的气息在唇舌间传递着,在长期压抑后濒临爆发。

周泽楷的背很凉,但被叶修贴近的胸膛却很热。

心脏噗通狂跳,起初你来我往不规则的起伏,慢慢归于同频,随后越发激活血液。

温热的水从淋喷头倾洒而下,将头顶的泡沫冲散,伴着泡沫的水沿着脸颊一路下滑,一部分渗入两人几乎黏合的唇隙中。

苦涩的味道自味蕾蔓延。

两人似乎毫未察觉,反而黏合的越发紧密。

不,即便察觉了,也毫不在意。

这样长的时间都等待过了,又岂会因这一点苦涩而轻易分离。


水流阻塞呼吸。

长时间的亲吻让肺部的空气被压制到极限。

剧烈的喘息声在浴室无限回荡。


两个人眼里都氲了水汽,叶修看着周泽楷整张脸都开始变红,再看对方情动的眼神知道自己也没好到哪去。

喷射的水流在两人之间形成一层淡薄的水幕,有种朦胧的距离感。

周泽楷连睫毛都挂上了水珠。

整个人都浸在水幕里,更加加深面部英挺的轮廓。

叶修忍不住又吻了上去。

这次不再如之前那般激烈,而是轻柔的,安静的,从睫毛到鼻梁到脸颊到耳廓再到唇角,再接着往下。


真漂亮。

不愧是我的小周。


叶修用舌尖仔细感受着周泽楷的每个部位,由衷赞叹着。

他甚至通过舌尖感受到周泽楷颤抖的身体,尚未平息又开始起伏不定的呼吸着。

周泽楷一贯不善于言辞,到了这会更是一句话不说。

只剩下喘息。

周泽楷想做,但所有的动作都被叶修轻易化解一一制住。


已经,硬起来了呢。


叶修在周泽楷耳边轻轻吹了口气,抚上了对方硬挺的灼热。

“小周,你这里好像有点不大对啊。”叶修故作正经把弄着手里的硬器。

周泽楷回得很快,反手便握住了叶修的,听到叶修的呼吸声明显变得沉重,眼睛一亮。

叶修迅速咬住周泽楷的耳朵,几乎是用气声说道:“别闹,让哥来。”

随后扒开周泽楷握住的手,蹲身含住了周泽楷。


那一瞬间,周泽楷几乎呻吟出声。

周泽楷的眼神变得很深,深沉得看不清眼底的神色,紊乱一片。

呼吸怎么调都调不顺畅。

并且随着叶修的动作起伏越来越大。

焦躁,难耐,找不到出口的发泄。

那是叶修啊。

是叶修的嘴,叶修的牙齿,叶修的舌头,叶修的粘膜。

熟悉的部位,不同的描摹方式,这是和舌尖完全不同的感受。


周泽楷想动。

但他不敢妄动。

他怕伤到叶修。

情绪很快濒临失控。

他想拉起叶修,想说算了,用手吧。

但是又舍不得离开,想说,让我,让我……


然后叶修的动作开始变慢,变长,像是故意的挑逗,拉长了周泽楷的焦虑。

叶修挑了挑眼,满意的看到周泽楷难耐的反应。

说到底,还是不忍心。

他总是这么真诚坦白,毫无掩饰,为人内敛,行动却总是张扬恣意。

有多怜就有多爱。

叶修自己都有些呼吸困难,情难自持。

不愿在这迷醉的温热里失去控制。

叶修索性关掉了浴室的水。

突然,整个浴室都安静了下来。

不,整个浴室只剩下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喘息。

沉重的,激烈的,情色的。


水流的消失,让周泽楷突然清醒。

想努力调整下呼吸,不料叶修的一个手指已经从后面缓缓探入。

很紧,很痛。但是叶修的手很细很长,很……

温热的手指伴随着清凉的沐浴露钻入体内。

如果这是叶修想要的,周泽楷就会努力克制。

明明感觉到极限了。

但叶修总是用进一步的行动告诉他,还没有。

身前是快活的,身后是带着几分痛感的。

复杂的感受穿插交替融合着,让周泽楷越发难耐。

已经硬到不行了,还差一步,可就这一步,却像在千里之遥,望尘莫及。


忽然,像是有个开关被突然打开。

周泽楷全身禁不住剧烈颤抖着。

是这里了。

这副叶修所熟悉的身体,这个轻而易举就被找到的开关。

就是这里了。


叶修眼睛一亮,加快了前后的动作。

他知道周泽楷只差一点了。

最后这一点,他愿意给他。

想让他舒服,想让他最舒服。

让你知道,和我一起是快乐的,而看到你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周泽楷的眼前一片空白。

什么都看不清了,快感还在无限蔓延。

是叶修,是叶修的手。


待到眼睛逐渐恢复明净。

周泽楷看清了叶修。

然后身体先于大脑,他吻上了叶修的唇。


这是一个交换味道的吻。

叶修离开的时候问了句,“味道怎么样?”

好像不怎么样,周泽楷皱了皱眉,然后说了句,“也想。”

说完就想蹲下,却被叶修一把拉住抵在墙边。

“哥不想这么玩啊。”似乎也不准备真的进去,于是叶修拉过周泽楷的手抚上自己的,“来让哥看看你最近有没有进步。”

说完,手臂一挑,又打开了淋喷头的水。


温热的水再次扑面而来。将两人都拢在热气中,蒸腾出一片暖洋的醉意。

周泽楷想说你不在我也没法练啊,怎么看进步。

但其实叶修想说的是,看看你最近游戏操作有没有进步。

想想好像也不用了,周泽楷已经是联盟第一人了,进步?进到哪里去?


想着想着,叶修又给了周泽楷一个吻,奖励这个继承了联盟第一人的后辈。

给乖孩子的,也给,我的小周的。


最后叶修爆发在情动中。

高潮过后的身体好像每个毛孔都舒展开来,尤为惬意,两人紧紧相拥在浴室里。

任凭清水冲刷过被沾污过的身体。

恣意快活。


END


啊……匆匆收尾


评论(11)
热度(144)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