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叶周】默(上)

周泽楷从车上下来就有点步伐不稳,抬头看了眼家里依旧漆黑的窗户,又垂下头慢慢走了回去。

不是什么大事,但今天还挺特别的。

看着电梯从二十楼一格格往下降,昏沉的思绪一下子被拖了老远。

好不容易到家门口,钥匙却像自己长了脚,全身摸遍了都到找不到。

等到终于进了门,放下包,开灯脱鞋,再一转身看到贴墙站着的某个大活人,周泽楷怔在原地半天都忘了喘气。

“不认识了?”叶修倚在玄关的墙边笑他。


记忆在脑海里留下的一条弯弯折折的印记仿佛都要被风化殆尽,这次的幻觉却比任何一次都来得真实。

周泽楷甚至下意识地关上了玄关的灯。

屋内再次恢复黑暗,四周静谧得几乎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但很快周泽楷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呼吸声,越来越近。

啪嗒。

玄关的灯再次被打开,周泽楷不适应地眨眨眼,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叶修。

叶修伸手越过周泽楷的腰侧,摸到开关,却没再往回收,拐了个弯搂到了周泽楷的腰上。

“喝多了?”叶修上前半步又搂得更紧点。

“嗯。”周泽楷应出一声鼻音,放弃在晕沉的大脑中理清烦乱的思绪,顺从地靠到叶修肩上。

就像叶修不曾离开,一如从前每个晚归的夜晚。

叶修的头发短了,发尾堪堪剪到脖子的上面。也瘦了,现在都能看出下巴上骨骼的轮廓。

然后,周泽楷只觉得酒精顺着头皮开始一寸寸向上侵袭,抓得大脑发麻。


“睡着了?”好半天没有动静,叶修轻轻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不可思议,对方居然没什么大反应。

叶修好半天才叹出口气,抱着人正愁怎么把这一大块弄到床上,周泽楷就开始不安分起来。

温软的舌尖和坚硬的牙齿轮换着刺激,周泽楷反反复复地都是在咬同一个地方,像个享用大餐的吸血鬼,毫不满足。

直到被叶修扣住后颈,不得不直起身,周泽楷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刚才种下的战果。

“长能耐了啊。”叶修眯着一只眼,右手摸了摸有点刺痛的地方,左手还是搂着周泽楷的腰不放。

周泽楷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看着叶修,没动也没有其他的表情,好像纯粹地好奇,末了又抬手在叶修脸侧撅了一把,还没等叶修制止,又放下手自顾自地笑出声来。

“中邪了这是……”

周泽楷笑着没答他,又往前蹭了一步,直接把自己的唇嗑在叶修的唇上。

牙齿都嗑出了响,叶修被周泽楷这一闹腾,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碰到了周泽楷急不可耐探进的舌尖。

久违的气息撞在一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烈。

周泽楷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孩儿,浅尝辄止地又欲罢不能。牙齿一点点地啃咬着叶修的嘴唇,舌尖细细勾缠。

叶修被闹得没脾气,手掌一下一下轻抚着周泽楷的后背,吸允着慢慢配合。


周泽楷被昏沉的意识一阵阵拉扯着,突然觉得难受,身体包裹在衣服里,唇舌再怎么深入都无法贴近的不满足感。

他挤着叶修靠在墙边几乎无法动弹,手心顺着腰迹的衣服,终于有些满足地叹出一声。

随即感受到有双手裤沿探了进来,带着情之所至地温柔抚平他的躁动。呼吸在这一瞬间就乱了节拍,浓重地喘息连周泽楷自己都觉得要窒息。

他退开点距离,看着叶修,眼色迷蒙对了半天焦距才看清人。

模模糊糊,他叫了声叶修。

他看到叶修抬眼冲他笑了一下。

心脏震得胸腔都开始发疼。

是叶修,回来了。周泽楷闭上眼,嘴角抿出点笑意。

酒精的麻痹扯得周泽楷神经迟钝不已,连叶修指尖什么时候探下的触碰都毫无察觉。

直到酥麻的鸡皮疙瘩从小腹蹿升到头顶,周泽楷才哽出一声呻吟。

止不住挺动着在叶修掌心磨蹭。

叶修仍是一手搂着他的腰,嘴唇在周泽楷下唇上磨了磨,抵着额头问他:“喝了多少?醉成这样。”


周泽楷呼吸不稳地垂着眼盯着叶修的嘴,看到叶修说完,慢慢抬起眼正对上叶修的眼睛,答非所问地回他,“一直在想你。”还没得叶修反应,又亲了过去。

亲吻黏腻又缠绵,像要述尽一年来所有的想念。

叶修熟知他所有的习惯和敏感。亲吻顺着脸颊咬上耳垂,指尖带着固有的频率照顾着所有的敏锐,一下一下,像在心弦上撩拨。

另一只手也从腰迹的裤线探入,抚在饱满有力的臀上,轻重兼宜地带着周泽楷所有的情动。

周泽楷额头靠在叶修的肩上,额头的汗水沾湿肩头,呼吸一沉一重在叶修耳旁回荡不已。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转醒,脑袋还有点发晕。

卧室里就开了一盏昏黄的落地灯,叶修又换上了他那套柔软的旧T恤睡衣,头上盖着毛巾,从浴室走出来。

周泽楷爬起身,被子滑到腰间才知道自己什么都没穿。

“醒了。”叶修听到声音,转身在光影里冲他笑了一下,光着脚走过来,坐在床沿,拿下头顶的毛巾围在脖子上,“渴不渴?”

周泽楷试图发出点声音,但连吞咽都显得有点困难。

叶修伸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玻璃杯递给他,“正好温的。”

周泽楷接过玻璃杯,视线正好落在叶修拿着杯子骨节分明的手上,不经意地喉结滚动。

温水带着蜂蜜的清甜浸润着干涸的喉咙,周泽楷喝得急,水就这么顺着嘴角经过脖颈滑到锁骨上,带点痒。

周泽楷赶忙放下杯子没来得及揩掉,被叶修曲起食指截住了那滴水的流动,然后顺着水滴来时的方向慢慢往上走,手指滑过脖颈的曲线,直至嘴角。

周泽楷伸出舌尖,舔掉了挂在叶修手指上的那滴水,依旧是甜,还带了一丝凉,却像一个火种,点燃了整个人。

叶修依旧曲着食指,抬起周泽楷的下巴凑近了问,“头还晕不晕?”

周泽楷没听清叶修在说什么,眼神盯紧了叶修一张一合的嘴巴。


tbc.


一年前的存稿,明天再来。

又是新的一个月,嗷~

评论(10)
热度(47)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