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叶周】Last Kiss

 

N年前答应JJ的一个梗,然而N年过去了…… ===

“什么?”叶修一连好几下都没能点燃嘴边的烟,索性抓下烟头在掌心揉烂,掷下残破的烟卷,又往前走了几步。 叶修脸色阴沉,压抑包裹着字音,一声声在周泽楷的耳边吐息。

“你再说一遍。”

周泽楷被叶修按在墙角动弹不得,手脚被叶修牢牢束缚,连喘气都觉得困难,他撇开头不去看叶修。

他们曾经有过大大小小的争吵,但周泽楷不喜欢争论,叶修多半也是想抱着解决问题的太多,所以争吵到了最后都成了彼此融合的交心。

无论哪次都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叶修连气息都开始变得急促,周泽楷便不再说话。叶修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膝盖探进腿间,胸膛贴着胸膛,叶修收紧卡在周泽楷腕间的手指,就这么看着周泽楷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眉头逐渐皱紧,最终转过头来对上叶修的眼睛。

周泽楷依旧倔着没出声,四目相对,半空中撞裂的火花烧得眼角生疼,但谁都舍不得眨眼,仿佛一眨眼,就再也看不到了。

 

叶修没想到,这么多年这么多事经历过后,周泽楷还会在最后关头瞒着他。背着他做了所有的决定,然后把判决书摆到他面前笑着说,恭喜你,你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恭喜什么?恭喜我有一个能干的部下,还是恭喜我即将失去自己的爱人?

 

叶修得寸进尺地抵上周泽楷的大腿根,周泽楷没有用上全力挣扎,但这种被单方面压制的感觉并不好受。

隐约听到屋外有声音由远及近,“周队,周队在吗……”

周泽楷想推开叶修应声,很快被堵住了嘴。

叶修速度太快,牙齿碰出声响,只是几秒钟周泽楷就感到血腥的气味在口腔蔓延,舌尖带着舌尖翻搅,周泽楷喉头被哽出呻吟,又很快被强行压制。

叶修却没那么快放过他,舌尖几乎舔到喉咙,灵活的手指以训练的速度松开皮带探入内裤按住狠揉了一把。

呻吟从唇齿间黏腻的水声中泄露出来,伴随着门外一声声的叫喊,周泽楷的脸几乎红到耳根,深吻的窒息让脑袋一阵眩晕。他想使劲推开叶修,却在被叶修熟练的手法揉得越发硬挺后失了气力。

终于,屋外的声音渐渐远去。

叶修松开周泽楷,将两人从窒息的快感中解救出来。

“叶修。”周泽楷眼带水光,有些迷茫,声音低哑着似乎突然从倔强的劲头中抽离出来,服了软。

叶修被叫得一愣,却没有放开他。

 

被摔进床里的时候周泽楷还是意识清醒的,只不过还没来得及适应眼前的天旋地转,双手就被抽离的皮带捆绑住在床头。他有点弄不清楚叶修到底想干嘛,如果是责备,他心甘情愿任凭叶修处置,如果是想束缚住他的行动,周泽楷想都不敢想,那不是叶修。

周泽楷想挣扎,叶修却压着他的腿,手按在他想要挣动的双手上,周泽楷并不认为叶修能完全困住他,腿部积蓄力量等待逃脱的机会,可当他看到叶修发红的眼角时,所有的动作都停下了。

“别动。”叶修说。

周泽楷被束缚着双手,却有种想要吻他的念头。

于是他安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对方,“叶修。”

 

周泽楷又唤了一声叶修的名字。

叶修便俯身给了他一个吻,不再激烈血腥,不再深入占有,细密又缠绵,带着所有不可见的温柔小心翼翼,像含着块极尽珍贵的冰雪,任凭他在舌尖融化。

 

窗外烈日灼烧,窗内的温度也在跟随着一点点上窜,周泽楷没想到叶修会在近乎细腻的轻吻中含住原本在手心挺立的欲望。敏感的皮层在舌尖来回摩挲,神经迅速从充血的末端蔓延到大脑,周泽楷一瞬间都忘记要呼吸,大脑一片空白,腰身不自觉地向温热处挺动,连呻吟都变得不再压抑。

“别……”周泽楷难耐地抬起膝盖顶了顶叶修,却被叶修一把按住,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叶修从尖端开始一点点吞没。仿佛置身海浪热潮中,海水没过胸口,掩住口鼻,遮蔽眼睛,最终盖过头顶。

周泽楷难耐地闭上眼睛,任凭刺激的感官不断向四肢蔓延,失力地倒在床上。

情欲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突然,叶修的占有欲却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来得强烈。

清醒与模糊在脑海中缠斗不休,周泽楷几乎以为自己要溺死在这样的热潮中。他收拢与叶修交握的手指,感受到热度在潮湿的掌心中继续升温。

“对不起。”从喘息中挤出的音调让人难以听清,周泽楷的鼻音却有种哭出来的错觉。

 

叶修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周泽楷的脸,无论是他闭上眼睛的无力还是意识冲撞的纠结。他想这个自己深爱的小孩,可能到最后一刻都不会明白为什么他会如此生气,却没想到周泽楷会如此低落地对他说,“对不起。”

叶修吻了吻,离开了那根已经胀红挺立,尖端开始流出粘液的小家伙。直起身,在周泽楷的上方罩下身影。

“对不起什么?”叶修舔了下嘴角,问他。

周泽楷察觉地睁开眼,眼睛里还留存着迷蒙的泪水,他抬头靠近叶修,主动送上自己的吻。

这是一个单纯深入的吻,抛开了一切的时间界限,禁忌避讳,矛盾和不安。

多日来的烦乱在悄然间被洗涤干净。

周泽楷闭着眼睛,不带一丝杂念地与叶修接吻。舌尖的纠缠深邃而黏腻,像是一吻就到地老天荒。

若是能到地老天荒就好了。

直到两人气息不稳地慢慢分开,又是一次四目相对,彼此眼里都是无需说清道明的情绪。

“对不起。”周泽楷用极其不稳的气声又说了一遍。

叶修的笑苦涩中带着无奈,但又满是宠溺,他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在额头落下个吻,抱紧了周泽楷。

 

宝贝,你该再多信任我一点。

可惜,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扩张还不完全,但周泽楷滚动的喉结和顺着肌肉纹理往下流淌的汗水都让叶修有些难以忍受。

叶修解下还束在周泽楷手腕上的皮带,双手扣住周泽楷的手腕仍是不放,他让周泽楷转了个身,从身后慢慢进入。

周泽楷额头抵在枕头上,汗水沁出一大片水迹。难耐地喘气已经弄不清到底是要呼气还是吸气。润滑不够完全,周泽楷清晰地感受到叶修一寸寸地挤进来,灼热得几乎让他跟着烧起来。他的手腕还被叶修背在身后牢牢钳制,除了膝盖和肩膀,周泽楷没有多余的着力点。身体被压迫着前冲,眼看就要撞上床头,却被叶修拉着手腕用力往后带,这一下彻底将两个人结合在一块,周泽楷死死咬住枕头才没在刚才那一下吼出声来,沉重的喘息压抑在喉间,汗水顺着下巴一滴滴滴落在床单上。

渐渐地所有的感官都被麻木,唯有结合处的感觉在被成倍的放大。是痛是痒是麻是酸,所有的感官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一时之间难以辨认清楚,周泽楷只觉眼神恍惚,迷失其中。但无论是那一种感觉都只代表着一个人,只有一种感情,在感官间胀大,在神经元间迅速地传递着。

 

有汗水,在发尾悄悄汇集,顺着脖颈的线条留到背脊上的凹陷。

叶修俯身用舌尖卷走那一滴汗珠,温柔地亲吻在背后蔓延,抚平着周泽楷焦躁难耐的情绪。亲吻自耳根细密地落在脸上,叶修伸手摸上周泽楷的下巴,周泽楷 便顺从地转过来与叶修接吻。

撞击牵扯着呻吟,又被吞没在亲吻中。

像是有一团火,将两人牢牢包裹其中,共同燃烧。

彼此都试图在对方身上留下一个名为永远的烙印。

周泽楷耗尽了所有的气力,躺在床上被叶修搂进怀里。尚未平复的呼吸透过胸腔彼此传递着,就连心跳也缠跳在一块,难分你我。

最终叶修还是没忍住握住周泽楷的手说,“活着回来。”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眼睛,没说话。他的眼睛里也没有任何话语,干净而纯粹。没有承诺也没有结果。只是紧紧地回握住叶修的手,在依靠中渐渐坠入梦乡。

也许会有一个美梦。

 

窗帘飘动带进几丝细风,搅动着满室的旖旎。

叶修在周泽楷的唇角轻轻落下一个吻。

“我爱你,宝贝。”叶修说。

评论(24)
热度(142)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