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冬雪·零

【冬雪】


长篇,漫长更。

主叶周,辅喻黄,喻黄的故事另开。

郑重地从头来过,感谢谅解。


0.


一个月前,荣耀乐队会举办专场Live Show的消息就被传了个沸沸扬扬。

这消息太过劲爆,一时间知道零星半点的人都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付超也和那时许多为音乐痴狂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崇尚音乐追求梦想渴望释放热情。作为经常在酒吧驻唱的乐队,荣耀无疑是距离他们最近的偶像。

辗转找了好几个熟人都没能抢到票子,付超只有等到当天晚到现场观望。

结果天还没黑酒吧门口就被围了个牢实,只好避开人群跑到侧门望风,希望能碰个巧溜个门。

没想到等到开场前几分钟门还真的开了,“等一等!”付超大呼一声,狂奔向前,心存一丝侥幸。等到从对方手中接过门把的时候还有些愣神,直到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付超只觉脑袋一片空白,难以置信。

刚才那个,是霸图乐队的鼓手韩……韩……韩文清?他前面和他说话的莫不是张新杰?!

付超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连已经出道的霸图都来了,就被酒吧内热烈的欢呼声拉去了注意力。

“荣耀!荣耀!荣耀……”

距离Live开场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现场气氛一路高涨,几近掀翻顶棚。

付超在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中看到灯光慢慢变暗直至完全变黑。

不知道是谁站在话筒旁轻轻“嘘”了一声,全场瞬间安静,紧接着一连串高亮的吉他电音穿透耳膜,直抵神经中枢。

眼前依旧漆黑一片,却仿佛看到色彩绚丽的光斑在眼前爆开。

极度地兴奋和震撼,唯有不断欢呼迎接更为让人期待的接下来。


啪嗒。


灿煌的聚光灯打亮聚焦在棕发小青年的身上,亮黄的吉他像是汇集了满室的能量,又伴随着音符将其铺散开来。

指尖在飞舞,音符在攀升,顺着颤动尾音,吉他手指向的是镇守最中心最后方的能量释放之源,鼓手。

嚓声响起,灯光扩散,迅速将架子鼓区打了个透亮,镲片反射灯光。

帅气的鼓手表情认真而专注,随着一声低音大鼓响起,恭候多时的漂亮贝斯手和温和的键盘手声音与身形同时出现,灯光瞬间照亮整个舞台。

荣耀的Live Show正式开始!


熟悉的旋律就像是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雨,起初只是一点两点的雨滴,紧接着倾盆大作,像是要把整个天空都倾泻下来,降临久旱的大陆一场甘霖。

尖叫此起彼伏,即便嗓子频临撕破的临界点却还不满足。付超觉得鼓膜都在随着节奏震动,抑制不住地手臂颤抖,掌心出汗。

旋律渐入佳境,大家也纷纷开始调转视线寻找舞台上始终未出现的人影。

荣耀的灵魂。

乐队的主唱。

陪伴许多人很多年的那个声音来源。

叶修。


大家开始不由自主地喊起了叶修的名字。

由稀薄的一两个声音,很快蔓延全场。

就在前奏旋律第三次抵达切入点时,熟悉的声音如期而至。

算不上高亢,也不见得有多嘹亮,甚至带着点与振奋人心气氛所不符的懒散,却像之前无数次一样,一出现就直达心底。

让人几乎有落泪的冲动。

付超有些激动,觉得神奇,但很快发现了不对劲。

他被人拍了下肩膀,转过头了却被闪亮的灯光刺痛了双眼。

叶修拿着话筒整个人都融在光线里,很寻常地冲他笑了笑,像个普通的路人,很寻常地经过他的身边,却又自带着光亮向着舞台,从人群中走出然后离人群越来越远,最终站上舞台,光芒四射。

“叶修!”全场轰动。

叶修高高举起手臂迎合着所有人的热情。

付超禁不住攒紧了拳头,也跟着举起手臂,掌心里全是汗。

汗水在交叠的手臂上印出汗珠,热,狂热,心脏不安分的鼓噪着,满心的欢喜像是忍不住要随着心脏的鼓动跳出来。

唯有呼喊,更大声的呼喊。

叶修放下手臂,灯光熄灭,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四周漆黑一片,刚才的一切恍如梦境。


直到走出酒吧,随着人群迈上回家的路途,坐在床上如同往常一样拉起被子盖住大半张脸,付超仍旧觉得整个晚上都像是一场梦。

却又无比真实。

耳边还环绕着嘈杂的余音,闭上眼睛就是绚烂闪耀的灯光。

喉咙带着过分嘶吼过后的刺痛,但还是抑制不住地想要喊。

攒住被角的双手在激动余韵过后还在不停地颤抖。

连自己都没察觉在黑暗中笑出了声。

刚才所有的细节像被剪成了一帧一帧的画面,在脑海里来回滚动,挥散不去。


付超记得在余光中看到霸图的鼓手抱着胸满脸严肃地看着台上,腿上踏出的节奏暴露心情。

舞台上漂亮的贝斯手穿着短裙,冲台下甜美一笑,转身就抱了一把七弦贝司弹起了野蜂飞舞。

明亮的吉他手在灯光下露出一口亮白的牙齿,整个人沾着满身的汗水反射出细碎的光芒,在rap中喋喋不休,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喋喋不休,在串场的时候喋喋不休。

温和键盘手的抒情曲目还是那么深入人心,一直在中场休息的喋喋不休声中煽情煽情,煽着情。

平日沉默寡言却爆发力极强的帅气鼓手抹开满头的汗水,竟放下了鼓槌拿起了麦克风。全场女生疯叫,却不知道鼓手专注认真的眼神里看得是谁,又是对谁唱的情歌。

但无论现场如何意外丛生,整场Live Show的气氛始终在主唱的把控下,恰如其分的曲风过渡,出乎意料的玩笑调侃,帅气酷毙的玩转乐器,毫不吝惜的倾情演绎,在尾音中牢牢抓住了所有人的心弦。


付超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无法入眠,耳边嘈杂不止,全身血液都像在翻腾,急切地想要做些什么。

掀开被子,打开台灯,翻找出几年前的一张简易光盘,戴上耳机。

音乐响起,很快传出一个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

付超闭上眼睛仔细聆听,却没来由的一阵鼻酸。

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感受到过以前的声音,声音里所诉说的话语。

那是一个孤立的声音。

低声传唱着连歌者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孤独。


评论(10)
热度(101)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