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叶周】特别行动番外二

“哨兵能力尽失,向导能力恢复到B等级。”

冯宪君拧着眉头又仔细过了一遍另外三位向导呈上来的分析报告,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还是在叶修的假单上签了字。

冯宪君对叶修眼见心烦,挥了挥手,一句“你可以滚了”还没说出来,又看到叶修笑呵呵地递上第二张假单。

“什么情况?”冯宪君一边问一边莫名其妙地拿过假单来看。

叶修没说话,仍旧一脸笑呵呵地看着老冯。

假单上字迹清晰,内容简单。

重点清楚到冯宪君都有点希望自己眼睛再花点。

请假人:周泽楷

请假原因:婚假

……

叶修一脸担心地看着冯宪君淡定的拍下请假单,冷静地按下座机的通话键,伸手疾呼:“药,药!”

叶修准备充分,立马献上藏在身后还冒着热气的煎饼果子。

 

周泽楷被叶修半哄半劝诱拐出门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请了假,满脑子都是明天的训练任务。

等到车开上高速,开到小镇,停在湖边,天,黑了……

周泽楷发现,啊……回不去了。

叶修说自己精神状态不大好,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休养,看这山清水秀的挺不错,老冯又给报销,当即就定了下来。

但是这种状态下怎么可以没有自家哨兵地看护,所谓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牺牲轮回队长短暂的训练时间以成就今后联盟顶级哨兵向导的合作盛世。想必老冯一定不会介意,小周你就不要担心了。

周泽楷看叶修一脸真挚诚恳,觉得还挺有道理,何况他的确挺担心叶修现在的状态。

但叶修的笑脸怎么看怎么觉得邪乎,周泽楷还没说什么就听到有个声音一直在脑子里给自己催眠,错觉,错觉,嗯错觉……

以至于周泽楷到最后都不知道叶修就这样把他的婚假给休掉了。

 

两人闲适而愉快的假期就这样开始了。

周泽楷心系联盟的事情,对叶修的状态也关心得紧,所以一有空就往叶修的图书馆钻,帮忙收拾,顺便多学习点新知识,毕竟这也算半个周泽楷图书馆了,要好好利用起来才是。

于是在某个悠闲的午后,趁着叶修茶余饭饱枕在他腿上打盹儿那会儿,周泽楷像平时一样又钻到了叶修图书馆里开始帮忙收拾。时不时还会瞥一眼关闭了哨兵能力的那扇门的方向。周泽楷始终对那一日的情境印象深刻,终身难忘。

可能他当时再慢一点就再也见不到叶修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冲动了。

如果当时想到更好的处理方式,叶修是不是仍旧保存着哨兵的能力,始终以双核的形式成为联盟最特殊的存在。

叶修每次意识到他又钻入这个死胡同的时候总是把他亲得晕头转向,没有精力去考虑这些破事。

叶修曾经解释过一次,在他们真正意义上结合的那一次,叶修说得无比真挚诚恳,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连命都救不回来,能力什么的根本无从说起,他在他耳边轻声低语:“这条命都是你救起来的,我就是你的了。”

想到那天的事情,周泽楷又不免心头一热,神魂乱飞。

连架子上的书没放稳都没察觉,直到书本掉落在地面上发出啪嗒的声响,才回过神来。弯腰捡书的时候看到了书里的内容,身形一滞,随即很快把书捞了起来。

周泽楷知道叶修平时喜欢尝试不同的东西,经历也是颇为丰富,搜集来的内容自然也就多,但是没想到连这玩意都是如此丰富。

周泽楷一页页地飞速翻过,越翻越觉得离谱。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即使想也没有机会尝试这么多的姿势。

按理来说叶修之前也没有和别人做过经验,但是……周泽楷非常不可思议地瞪了瞪眼又眨了眨眼,为,为什么每一页做演示的都是他和叶修,凭什么每一副他都是下面那个。好歹他才是哨兵,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问题是叶修什么时候YY出来的,怎么会怎么会……

周泽楷满腔的疑惑和满腔的热血啊,直接把另一边的叶修给召唤了过来。

叶修手里捧着书走过来,正疑惑呢,一看周泽楷拿在手里的本子顿时乐出了声。

周泽楷见叶修来,抬头瞥了他一眼,故作淡定地把书阖上放上书架,又假装没事地拣起另外一本书开始收拾,叶修悠悠地飘到周泽楷的身后,阴森森地吹出一句话:“想什么呢周泽楷同学,心律不齐啊。”

 

周泽楷不改色心不跳的,该干嘛干嘛。也没和叶修缠斗,没过一会就转出了叶修的视线。

外围的书都收拾得差不多,周泽楷打量了下四周开始往深处走,走过两步又转过身来朝着那堵墙的方向走去。

冰晶结成的门早已和四周的墙壁融为一体,让人辨不清方位。周泽楷走得更近了一些想要查看个仔细。

起先只是发现了墙角的一点细缝,随后随着细缝摸索延伸,周泽楷将视角扩展发现整面墙上都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细密裂缝,缝隙很小,如果不是近在咫尺根本辨不明晰,但如今它已在不知不觉间布满了整片墙壁,而它的另一面就是被冰雪覆盖完全冻结的哨兵领域。

周泽楷惊讶得看着这些碎纹似乎还有向外扩延之势。正欲问叶修情况,转头却看到对方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对方显然早知道了,却瞒着他不说。

周泽楷也不说话,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叶修。

最后还是叶修坳不过他,走过来搂着他安慰:“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叶修想了会儿,“给墙上雕了个花。”

“?”

周泽楷脑子里冒了个问好,还真转过去在仔细看了一眼。

随后才皱着眉头认真地否认:“不是。”

怎么这么好玩儿。叶修忍了一会,还是没憋住笑出声来,伸手捏了捏周泽楷那张俊脸,“没什么大不了的。”

“怎么回事?”周泽楷拍开叶修的手,执着地问他。

好吧。叶修抬头思索片刻,吐出仨字:“不知道。”

一个最废话最无用的答案,也是最精准的回答,周泽楷在叶修略带散漫的眼神中还是选择了相信。

这毕竟是个前无古人的问题,即便经历丰富如叶修也不知晓其中的缘由。

当初叶修越界使用能力就知道长夜随时都有可能到来,又哪里知道后来会遇到周泽楷,对方又会用这样的方式将他从黑夜中拉回。

后来仔细回想,也没有想到,正是周泽楷与他同频的哨兵能力才得以将叶修的向导能力保存下来,也同时封锁住了他的哨兵能力,让他成为他的专属向导。

周泽楷一直对这事心存芥蒂,叶修自然没有如实告知。

之后会如何走向,叶修也无从知晓,也许等到哪一天这面墙完全粉碎,暴风雪会再度倾入图书馆,将叶修的精神领域彻底清扫干净。也许等到那堵墙破裂之后,他又恢复了哨兵能力,这些也未可知。

没有根据的猜想自然无从说起。

不过,对叶修来说更重要的是现在,比如说饱暖思淫欲,与其想那么多不如来解决解决当下的问题比较重要。

不好。周泽楷迅速戒备,但为时已晚。

周泽楷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被睡醒的叶修扑倒在了沙发上,就这么看着对方眼神狡黠带光,哪有半分刚睡醒的样子,周泽楷整个人都被束缚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连躲都没来得急就被那双慢慢接近的眼睛吸得动作一滞,随机便是温热的嘴唇和极熟悉的气息。

周泽楷的头恰巧靠在扶手的地方,不是很舒服,正难过,叶修的手就悄悄地探了过来垫在颈后,被按住的后颈指引向更深入的纠缠。

周泽楷看了眼窗外天高云朗,从难耐中闭上眼睛,最终还是放任自己沉沦。

 

虽说周泽楷是被迫着突然被拉过来二人世界,但两人的相处多半还是整理、训练、尝试着平凡生活的柴米油盐。

脱离了战场的平凡生活惬意得让人心悸。就像周泽楷平时去隔壁家借食材,慈祥的老太太总会拍着他笑着说,“小伙子真能干,会疼老婆。”周泽楷便会露出一个比任何时候都要明亮的笑意。

叶修吃着饭,偶尔会装作仔细砸吧着嘴里的味道凝眉问他:“是不是太甜了?”

周泽楷低头又尝了一口,疑惑看他:“有吗?”

“有啊!”叶修说得确认无疑,随即拉着周泽楷就是一个细长黏腻的亲吻,直到对方喘不过气来,才问他:“有没有?”

那时候周泽楷就觉得,这饭都没法吃了,甜饱了。

 

嘴角一丝刺痛将周泽楷思绪拉回投入正在进行的亲吻中,叶修直起身,扶在周泽楷脑后的手捏了捏对方的后颈笑他:“思想开小差,周泽楷同学不认真啊。”

周泽楷抬起手被抹了抹嘴角的水迹,难得地抨击回去,“你技术有问题。”

叶修眉头一挑,“是嘛?”

周泽楷抓住机会迅速回击,把叶修反压在沙发的另一头,笑着说:“我再试试。”

 

哎,大好时光总是转眼即逝,白日宣淫真是让人心生罪恶。

两个人就挤在沙发里又睡了一觉,等到醒来的时候,窗外天色已黑。

叶修懒洋洋地啃着周泽楷的肩膀问他:“再来?”吓得周泽楷连忙起身,随便找了条裤子套上,匆匆丢下句,“饿了。”就迅速向厨房走去。

叶修好笑地看着周泽楷匆忙的身影,打了个哈欠,难得安静地坐在餐桌旁等着。眼皮半耷拉着,俨然一副又要睡去的模样,等到周泽楷端着面条走出来时,叶修又趴在桌上睡着了。

“叶修。”周泽楷轻轻摇着叶修的肩膀,想把人叫醒,无奈努力了好几把都没有成功。

不太正常。周泽楷突然有点紧张,他试图加了点力道想把人推醒,但叶修仍是呼吸平缓,睡得极为安稳的样子。

“叶修。”周泽楷又叫了一声,躬身下来扶住了叶修的后颈,闭上眼睛。

在精神领域链接的通道走得熟门熟路,周泽楷转悠了一圈并不见叶修的身影,也许叶修去了梦境,并不在精神领域活动。周泽楷凝眉正思索着,突然鬼使神差般地想到了下午看到那堵布满碎裂痕迹的墙面。

不放心,于是想再去看一眼。

很难形容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当周泽楷再次站到图书馆门前发觉无论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将门推动分毫时。周泽楷突然变得极度紧张。

那是一种熟悉而恐惧的心情,一切都像是回到了原点。好像所有的美好都成了梦境,不曾发生。此刻他们还在苏黎世的战场,叶修陷入长夜昏迷不醒,周泽楷在背腹受敌的状态下不知所措。

是死局?

不可能!

无解的枪王总是擅长在迷局之中一枪破开局面。

看着通道光线逐渐变得昏暗,过往的记忆不断涌现,在提醒周泽楷一切皆是事实时,也让周泽楷突然意识到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面色严肃没有过多的犹豫,当即祭出荒火碎霜,对着图书馆的大门就是一顿爆射。

大门霎时间被击了个千穿百孔,风雪自门内纷涌而出,围着周泽楷缠绕不止。

周泽楷单手捂眼,另一只枪毫不停歇,朝着风雪中的无形之处一顿乱射。

千机伞从无形之中现出身形,在风雪中缓缓撑开,击在伞面的响声如同迎接一场狂风暴雨,一瞬间狂风骤止,千机伞面慢慢收起,显现了隐藏在其后的神秘身影。

“好久不见,小周。”连举止动作都是一如既往的熟悉,让周泽楷几乎有些眼热。他们分离的时间并没有多长,甚至他现在还在叶修的精神领域内,但熟悉的声音竟然让他生出了几分久别重逢的情动。

好久不见,哨兵叶修。周泽楷默默地对自己说。

 

两人对望许久,皆是身形未动,暗中较劲谁的耐性更为持久。

最后还是叶修按捺不住,先踏出一步,不过这一步还未踏实,便被周泽楷举起的荒火给逼退回去。

他们并肩作战过,但当他们面对面时,周泽楷记忆最清楚的还是刀锋割破喉管那一刻漆黑冰冷的感受。

“小周你这样不太好吧。”叶修懒洋洋地撑着伞柄,悠闲地笑着,“下午还那么乖顺,晚上就拿枪指着我,这翻脸也未免翻得也太快了吧。”

周泽楷迅速收枪,但面色仍旧保持严肃。他很清楚现在身处的情况,但此时此刻即便正是因为面对的是最深爱的人才不能放松。

立场不对,即便再喜欢也依然是对手,决不能心软,周泽楷不知道现在叶修的状态如何,更不知道这话该从何问起。只知道在暴走状态下的哨兵,性格亦会大变,此刻叶修还能正常同他说话相比也是极力压制,但无论如何作为哨兵的周泽楷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同为哨兵,他们本不该也不能在这种地方遇见。

叶修眯着眼看了看周泽楷的身后,用伞指着它说:“拆了吧。”

周泽楷顺着叶修所指的方向转头一看,由斑驳彩带汇聚的光桥已经开始慢慢消散,周泽楷瞪大了眼睛慌忙转头,“不行!”

“放弃吧。哨兵和哨兵是没有好结果的。”叶修嘴角还残留一丝笑,眼底却完全没了笑意。很快,连嘴角的那点笑也消失不见。

周泽楷起初还有一丝慌乱,但随着叶修那点笑意的消散,这极细微的一丝慌乱也跟着消失不见。

没办法,双核就是这么难搞。

但如果好办,那也就不叫叶修了。

周泽楷嘴角微微上扬,腼腆的笑容里带了几丝叶修常有的慵懒,连不惯常使用的挑衅也用得自然而然:“比一场,谁赢听谁的。”

“好啊,输了可别掉眼泪啊。”叶修悠闲地扛起伞。

“呵呵。”这是枪声响起前,周泽楷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太过熟悉了,即便是许久不交手,在几个来回间也能马上判定对方此刻的状态,轻易推算出彼此下一步的动作。一种无声的默契,不在乎熟悉程度,交手的次数,更没有事前的商议,完全来自于战术高度的契合,同样的动作,相同的判断。

周泽楷在退开一步后,叶修已经迅速闪现在周泽楷刚才的位置上,一步之差的一个转折,回到原点的两个人又是僵持。

高强度地对接此起彼伏,因战斗而激起的热度几近喷发。

周泽楷保持着火力压制,极力避免着叶修的近身,在没有阻挡的情况下,千机伞就快坚持不住。

机会!

周泽楷心脏狂跳,快速走位后暴起一阵速射,火力像密布的暴雨一般衔接得毫无间隙。千机伞上承力的响声越来越大,只差一瞬,就差一点。

叶修突然收伞,整个人都暴露在弹雨之下。

枪火骤停,枪声戛然而止。

叶修速度之快,肉眼几乎难以企及。

伞收,刀出,全面压制。

等到周泽楷完全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抬高大腿挤压在图书馆的门前。

太刀贴着颈部细嫩的皮肤带来冰冷的触感,熟悉而陌生。

叶修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周泽楷身上,让人难以呼吸。

周泽楷用尽全力,却动弹不得,所幸的是,手指还能活动,他还没有放弃。

忽的,枪声响起,周泽楷明显感觉到压在身上的身体颤抖,随即抵在勃颈上的冰凉刀锋也已消失。

周泽楷只觉眼前一黑,有温热而柔软的触感自嘴唇上传开,声音从颤动的嘴唇上传来,一字一音灌入耳中,“差一点你就可以赢我了。”

叶修的声音欣慰而模糊。

双枪早被收回,周泽楷收紧双臂拥住了靠在怀里的身体。

随即天旋地转,眼皮沉重不已。

 

周泽楷再次醒来时,只觉头昏脑涨,全身热得焦灼难耐,像被浸泡在烧烫的水里,连呼吸都被抑制,脑袋不断被高频刺激得轰鸣作响。周泽楷拼命想往上游,却被身后的重力拉得紧紧不放,挣扎间有手自水面探下,四处搜寻,周泽楷看着那双白皙好看的手自眼前划过,连忙伸手抓住,随即被一股大力带起,跃出水面。

周泽楷猛然睁眼,叶修就近在眼前。

“醒啦。”叶修还是那副寻常的模样,眼色深深地看着他。好似刚才一切都不曾发生,恍若梦境一场。

“叶修。”周泽楷微微凝眉,艰难地发出声音。

叶修伸手垫在他脑后将他从床上扶起,递过一杯水让他浸润过于干涸的嘴唇和喉咙。

周泽楷一口气便喝下大半杯水,表情轻松不少,但脑袋依旧轰隆作响,连叶修近在咫尺的声音都感觉模模糊糊听不清楚。

“刚才怎么……”周泽楷的疑惑还没有问完,便被叶修的吻绞住了唇舌。

周泽楷瞬间觉得脑袋都要炸裂开来,一阵轰鸣嘈杂,熟悉的感觉若潮水一般涌进身体。

又是要命的结合热。甚至不明缘由。

周泽楷被叶修压在床单里,舌尖在极度熟悉的情况下再次勾缠交汇,被叶修的气息死死罩住,已经无法呼吸,却钳制着不想放开,用力得舌尖发酸。

周泽楷感觉像是被再度拉入温水中,叶修的气息融入温水从四面八方涌进器官。

意识混沌不清,根本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隐约记得他还在叶修的精神领域,他看到了原本消失的哨兵叶修。他手指微动,叩响了扳机。叶修却放下了太刀,在他唇上轻轻一吻。

然后呢?

周泽楷做了个梦,他记得他抱着叶修,难过得心疼。

哨兵的叶修在渐渐消失,但链接的光桥也在慢慢消散。

狂风骤入,再次将整洁的图书馆刮得稀散纷乱。

他眼睁睁看着一切,却无力阻止。最终在狂风中湮灭。

 

周泽楷满脑子的疑惑都在衣物被褪尽、挺立的灼热被叶修掌心覆盖后消失殆尽。

房间内满是床被的摩挲,肢体的碰撞,水液捣弄的淫靡声响。

叶修一言不发,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周泽楷的意识早已飘散开来,身体在叶修的抚弄下生出一阵一阵的快感,呻吟跟随最原始的欲望,毫无克制,亦无从压抑。

叶修在对待他的身体时,依旧是温柔而细腻的,但好像又和平常不一样了。

吸允在胸口的印记已经烙印颇深,却仍觉不够,于是换上锐利的牙尖细细摩挲。酥、麻、痒还带了一丝疼痛。

周泽楷难耐地推挤,又忍不住更加贴近,脖颈后仰拉出一条光滑流畅的曲线,亮出一道光泽,叶修眼底火烧更烈,禁不住一口咬上,太过心疼又太过喜欢,想要噬骨吞肉狠狠填进心脏,又不忍伤害,极力克制自己放缓力度,在伤口上来回舔舐。

一切都乱了套,但又被重新归了整。

要是在这之前两人绝不会想到原本融合的链接能够轻易断开,烙印在无名指根的标记已经消失。再次的结合又来得如此凶猛,如熔岩爆发不可遏制。

先破而后立。

周泽楷在面对哨兵的叶修时,暗暗发誓,他能挽救叶修一次,就能救他第二次,无论多少次,只要他在,就一定会带着叶修回来。

但哨兵本就相斥,叶修的向导能力要指引两个哨兵根本无法实现。

断开链接或是让叶修的哨兵能力完全消散,只能二选其一。

“不行!”做出选择时,周泽楷语气决绝而坚定。但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周泽楷伸出手臂抱紧了叶修的脖子,与他浓烈地接吻,来不及吞咽的口水自唇角留下反射出晶莹的光亮。水声啧啧在室内回荡,周泽楷任凭叶修在深埋体内横冲直撞,毫无章法。

抑制不住的疼痛,却比任何时刻都要来得深刻。

隐约间是一道刺目的白光,又渐渐缓和。斑斓的彩带没有再次出现,周泽楷只觉整个精神领域都在剧烈地撼动。

五感全被屏蔽,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感受不到,大脑内高频地波动震击着每个细微的部位,感觉要全部松散开来,几乎承受不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否结束。

再度睁眼,似乎一切都已过去。精神领域迅速扩大,周泽楷突然觉得四周一切都变得明晰了起来,他甚至不用去看,就能感受到屋内每个物件的摆放,甚至听得清楚三公里开外某户人家弹珠掉落的声音。

链接的桥梁也不必再次出现,领域已经完全结合在了一起,周泽楷转了个身,叶修的图书馆就在眼前,而另一边又多出了一片更大的空间,那里花红柳绿繁花盛开若春季来临。一柄红伞绽放其中,尤为亮眼。

周泽楷好奇地眨了眨眼,想去寻找叶修的方位。感受到有人慢慢走近,从背后贴了上来,圈在他腰间,笑着和他说:“欢迎来到新家。”

周泽楷视线所及便是叶修的全部,一个都不少。

周泽楷甚至眼花地看到荒火和碎霜一蹦一蹦地出来和迎风招展的千机伞玩耍。身心都愉悦到了极致,恍然间又被拉回了现实。

小腹颤抖着不小心在叶修的小腹留下湿漉黏腻的痕迹,随即收紧了身体。

他看到叶修嘴角微勾,压抑不住的笑意,于是俯身亲了上去。

同时感受到体内一阵热度灼烧,让灵魂变得滚烫,心脏狂跳不止。

细小而鲜亮的纹路留在了最靠近心脏的地方,烙印深刻。

疲惫来得难以抵抗,肌肤相贴着沉沉睡去。心脏一击一击彼此回应,铿锵而有力。

 

叶修这段时间在周泽楷的帮助下恢复不少,更重要的是神清气爽精神好。假期临近结束,叶修好兴致地早早起了床,拉着周泽楷出门看日出。

乡镇的地理位置不如高山、海边,不能看到太阳从海平线冒出那一刻天界黑白分明的壮观模样,但这里四周平缓没有什么遮掩之物,倒也能看到太阳奋力燃烧缓缓升起的过程。

二楼的房层不算高,等到看到红日升起时,天空已经泛白。

叶修一直握着周泽楷的手,靠着栏杆呼出一口气。

岁月静缓,世事无常,而他们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特别行动》·完

 

我一定是本年度最不给力的队友了orz

生贺能赶多少是多少了,嗷……

小周生日快乐!

再次对小料《特别行动》的错字致以歉意,然后求repo嗯。

评论(3)
热度(141)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