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叶周】特别行动番外一

首先,谢谢大家,虽然小料数量不多但也算完售了,给了我很大鼓励。

然后,如果拿到本子,请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别字;排版紧凑测视力。

谢谢,对不住orz。

=====

叶修做出一副要扒衣服的样子当然也只是骗骗周泽楷,放松下对方的情绪。他现在状态不太好,至少需要一个长时间的休息。刚才三大向导费尽心力也只是为他暂时制止住了哨兵能力的进一步冻结,截住了那块冰天雪地里的暴风雪。至于后续的处理方式,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只能摇头,表示一时也没辙,调转过来的眼神还带了几分无语。

要说起来这事完全算是叶修活该,要不是借着自己是个双核滥用能力又怎么会崩坏至此,反观当事人倒一脸没事人样,躺在床上眼睛还带点光朝他们挑眉,能来根烟吗?

“没救了,走吧。”喻文州挥了挥手,三个人颇为默契地点了个头,就这么为叶修确了诊。

做是这么做了,但也不是故意不帮他,毕竟他们目前能做的就到此为止了,之后的时间他们可能还需要加个班查查资料再讨论研究一番,最坏的打算就是叶修永远地失去哨兵能力。而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哨兵。所以从哪方面来说都轮不到他们担心。

剩下的事情只有靠叶修自己,他现在也很想试着睡一觉,无奈大脑里一塌糊涂,所有信息乱成一团,根本牵扯不清,挤得脑仁生疼。

直到周泽楷闯了进来,叶修只觉一丝暖流灌入脑内,让人舒服不少。

叶修垂目感受了一会,神色一喜正准备抬头再试试,没想到周泽楷整个人都快挤在门上,手还背在身后放在门把上,一副随时要出去的样子。

叶修神色陡然转严,坐在床上冲他招手,“小周过来。”

周泽楷身形一动,撞得门声一响,随即回过神来,眼神里带着几分慌乱朝叶修摇头。

叶修撑着床,一边作势要起,一边唬他,“那我过来了啊。”

周泽楷连忙抬手,满脸焦急制止了叶修接下来的动作。

叶修见状索性就不动了,坐在床上挑了下眉,身形未动,周泽楷却觉得一阵电流自耳朵灌入穿脑而过,击得脑袋一颤。

叶修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周泽楷皱着眉抬起头来,看到叶修朝他扬起下巴问:“怎么回事?”

眼神迅速低垂又马上抬起,眼底还有一丝躁动的慌乱,周泽楷最终还是老实交代:“热。”

叶修终于缓过神来明白周泽楷的意思,周泽楷知道叶修现在状态不好,两个人又一路奔波,身心俱疲,现在压根就不是时候。但无奈两人精神波段已经紧密相连,如果没有肉体链接,这股热度总不会褪去。结合,不过迟早的事情。

叶修失去了哨兵能力,五感自然不如周泽楷,他这会还感受不到什么热度,但对周泽楷来说这样的热量已经变得有些难以忍受了。

早知道就不冲动了,早知道就不进来了,早知道就……可哪有这么多早知道呢?

叶修这笑憋得不容易,面上还在极力维持着严肃的形象,正经道:“你过来,过来就不热了。”

周泽楷不大相信地盯着叶修,手指还放在门把上不敢挪动分毫。

叶修闭了下眼又睁开,向周泽楷伸出手,让自己的表情尽可能得显得诚挚认真,“真的,不信你过来试试。”

这条件太过诱惑,周泽楷决定相信叶修,走出一步试试看。

结果,当周泽楷真的踏出这一步后,才发现再没有办法逃开。

 

周泽楷不过刚踏出一步,却像是一头扎进了温热的水流中,眼前的景致都变了模样。耳旁静默得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水流温和而暖洋地淌过四肢,让周泽楷得以全身放松地任凭水流带走全身的疲惫,他抬起手看到手指缓缓聚拢汇成拳头,水在指缝间穿行,改变了原来的轨迹。

呼气没有气泡,吸气也畅快自如,在一阵突如其来的汹涌后,无数气泡自眼前飘过,待到气泡飘散殆尽,周泽楷骤然发现了不远处叶修的身影,他笑着冲自己招手,嘴唇牵动好像在说些什么。

周泽楷一个字都没听到,他想靠得更近些,水流便改变了方向将他推挤向前。距离越来越近,在周泽楷伸出手时水里的叶修也同时朝他探出手来,于是指尖相触,十指交握。

周泽楷神奇地看着每一幕的动作都像抽离出来的单帧画面一张一张在眼前闪过,他闭上眼睛只觉一切都显得虚幻而飘渺。

身体被温和的水流轻抚着,脑子里又突然出现了几道柔和的光亮,色彩斑斓的彩带像是被赋予了意识,慢慢地从四面八方纷涌而上,带着阳光味道的光芒在脑海里倾洒开来,暖意布满了各个角落。说不出来的舒适和喜悦。

周泽楷无意识地“嗯”了一声睁开眼睛,四周的水流已经不见,叶修就近在咫尺,闭着眼睛同他额头相抵。周泽楷眨了眨,忽然意识叶修在做什么。

从叶修倒下那一刻起,他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对方身上,就连被敌方向导攻击得大脑一阵阵刺疼也没怎么在意。经历了一场大战,再加上之后十几个小时的行程颠簸,周泽楷的精神状态也已经在临界状态摇摇欲坠。即便精神上有了链接,但在他的向导停止工作时,作为哨兵的他就是在孤军奋战。

而叶修现在做的,就是要在周泽楷精神状态的崩坏快要影响到身体状态之前把所有破损、杂乱、无用的信息量清理掉。

幸好周泽楷之前一直保持高度紧张和担心的状态,再往前推测,如果向导们出门的时候告诉周泽楷放心,叶修没事的话,可能周泽楷当时就会因为精神状态的松懈而马上昏倒在地。

幸好,还来得及。

叶修在修复快要结束时,禁不住松了口气。没想到周泽楷开始挣扎。

“别动。”叶修睁开眼睛眼色沉静,另一只手抚在周泽楷的脑后,轻微用力地按了按。

“你还没恢复!”周泽楷急了。

叶修抬嘴一笑,耐心解释:“我得先把你修复好,这样你一会才能替我修复,你滴明白。”

什么逻辑?周泽楷摇头,不明白。

“那你别动,马上就好了。”叶修向前踏出一步,索性把人抵在墙上,意识又探了进去。

斑斓的彩带很快逐渐汇聚连成一片,团了个球形又均匀地铺洒开来,遍布各个角落,形成了零星闪耀着的光点。

大功告成,叶修随手在周泽楷而后揉了两下,问他:“好点了吗?”

周泽楷点头,眸色明亮眼底印出顶灯的光点。

“还热吗?”叶修又问。

周泽楷想了一会,摇了摇头,“不热了。”

这是周泽楷最初的回答,那时叶修放出的精神意识还停留在周泽楷的身体里并未撤离,而当流水逆涌,叶修彻底从他身体中抽离开来后,热潮却来得比任何时候还要汹涌。

热意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逼迫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心脏剧烈鼓动,血液加速流动,脸色都开始变化。

与其说是热意,不如说是情欲更加恰当。和叶修肌肤相触的地方热得都快要烧起来,自小腹腾升的酥麻不安分地上蹿下跳。周泽楷闭上眼睛看到一滴汗水慢镜般自叶修额角滑落,沿着脸颊的弧线,最终落在下巴上将坠未坠。睁开眼睛,眼前就是叶修,他整个人都在他面前,近在咫尺,只要伸出手,他就能占有全部。

周泽楷就贴在墙上,难耐地又往后退了一步,拼命让自己往墙上挤,想要沾染一丝冰凉的气息,但在断裂开来的理智和噼里啪啦的躁动中一切都成了徒劳。

周泽楷转过眼睛小心翼翼地看向叶修,怕他看出自己的异样,却撞进了对方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里。

叶修是故意的。

周泽楷瞬间回过神来,从什么时候开始?脑海里略过纷乱繁复的镜头,但全都是一闪而过,抓不住任何一个定格。叶修动了一下,周泽楷便连神智都开始涣散,再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到其他事情上。

周泽楷喘着气看到叶修抓着他的手,在他的手指上打量。无名指根印记便突兀地撞进了视线,细长的一条纹路在指端缠绕成圈,像是蔷薇花的滕蔓又像是荒火碎霜身上的花纹,又像是千机伞后端脱离后形成锁链,像很多东西,但是更像一枚戒指深刻烙印在无名指根。

叶修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下那个印记,又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笑道:“怎么留在这个地方了,正好,这下连戒指都不用买了。”

周泽楷直觉应该说点什么,但当他看到叶修说完这句话举着他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吻下后,就什么都说不出来,热气一涌而上,大脑像要炸裂开来。

“叶修。”几乎是用气声说出来的话语里带着几分沙哑,情欲沾染。

叶修笑得眼底火光闪烁,向前踏出半步,一条腿挤入周泽楷的腿间,另一只手扣住对方的脖颈,压制吻住了对方干涸的嘴唇。 

没有任何的前兆和过渡,这个渴盼已久的吻一上来便是情欲汹涌,舌尖彼此勾缠在口腔中来回推挤,周泽楷皱着眉头甚至用上了牙齿在叶修的下唇上不断啃咬,手臂圈紧了叶修的腰在他后背上来回抚摸,又难耐地攒紧了拳头将手心的衣物揉得稀皱。

鼻尖时而触碰,于是在间隙换出口气又继续勾缠回去。身体所有的细胞都被加速流动的血液激起了活力,敏锐异常。

叶修灵活的手早探入周泽楷的衣内,顺着腰线抚过后背,又转至胸前挑逗,意料之中地感受到周泽楷呼吸一滞节奏开始变得混乱,作怪的手却毫不停歇,手掌沿着腹部肌肉的纹路慢慢往下,感受周泽楷的肌肤轻颤后停在了裤头处。

唇舌乍分,周泽楷嘴唇都有些发肿,被水色沾染显得越发饱满诱惑,叶修没忍住在他唇角又吮了一口。周泽楷眼角微红,被叶修这一吮才拉回点意识,想到刚才情欲沾染的触感又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抱紧了叶修将脸埋在他耳侧蹭了蹭。

叶修被他这一蹭痒得笑出声来,左手空出来扣住他的脖颈按到自己肩膀,转过头来亲了亲他的耳朵,安抚他:“都交给我,好不好?”

随后叶修听到一声软腻的鼻音,颈侧被柔软的发梢蹭得麻痒。

叶修无奈又喜欢,贴在裤头的手没有钻进去而是直接隔着裤子在周泽楷有些发硬的器官上揉了一把,听得对方呼吸转急,自己的手也被牢牢握住。

叶修转过头来咬着周泽楷的耳朵问他:“怎么,不喜欢?”

周泽楷喘得有点难耐,“……不是。”

 

手腕微动,回响在浴室的激荡水声便淹过了黏腻缠绵的呼吸声。

周泽楷膝盖微曲,被叶修抵在墙角动弹不得,口腔被叶修完全侵占,连呼吸都难更不要说抽出空来思考。

溅落在地面的水珠沾湿裤脚,带起几分凉意,拉回一点意识,于是情潮来得越发汹涌。

渐渐地淋浴水变得温和,浴室便蒙上了一层雾气,朦胧一片。

叶修拽着周泽楷的衣领,挑逗地舔过嘴角,看着周泽楷眼底的火光一点点烧起来。周泽楷一下暴起反手扣住拽在领口的手,向前跨出一步将叶修挤靠在洗手台旁,露牙咬住叶修颈侧的动脉,这一连串的动作几乎只发生在一瞬。

叶修腰椎被撞得一疼,低喘了一声抓着周泽楷的后颈笑他,“什么毛病,遇水就变身吗?”

周泽楷权当没有听到,不答也不停,固执地在叶修白皙的颈侧留下一道道红痕。

周泽楷沿着脖颈至锁骨的一条线,一面急切地啃咬一面又耐心地只是啃咬,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叶修被憋得不行,抬起大腿抵了抵周泽楷还锁在裤内同样涨硬的家伙,突然反应过来。

之前就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子对浴室有这么大的执念,只顾着接吻连扒衣服都不干,该不会是……

叶修眯了眯眼,胸腔震动笑他,“小周你不会从来没做过吧?”

周泽楷身体一滞,双手撑住洗手台把叶修圈在怀里,缓缓抬起头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等到真的对上眼,又有些心虚地眨了眨。

他想说叶修,你也没做过,干嘛笑我。

没想到叶修早看穿他心思,“哥号称全能教科书,什么不会?”说完也不得周泽楷反应,撩起对方衣服的下摆向上卷起等到翻过头顶,拨着周泽楷转了个身又将衣服下卷缠了好几圈,将周泽楷的双手牢牢束缚住,向前一抵,彻底将对方压在墙上。

周泽楷刚反应过来,半边俊脸已经贴在冰冷的瓷砖上,另一半火热的脸颊被叶修用力亲了一口,随即听到叶修咬着他耳垂不怀好意地说:“我教你。”

教?还没来得及往下想,便感觉到下身一凉,硬挺的小小周就这样暴露在湿热的空气中,一不小心还和冰冷的瓷砖打了个兆头,激得周泽楷浑身一颤。

周泽楷还在挣扎,用力地想要转过身去,却被叶修紧拽着缚手的衣物往后一拉折过一个角度,完全靠在叶修身上,暴露出来的小家伙便被包裹在温热的掌心。

叶修的嘴就贴在周泽楷的耳边,呼出的气息卷起一阵瘙痒的情绪。周泽楷没忍住呻吟出声,下身的欲望又涨了半分。

“嗯?这么有感觉,你平时自己做过吗?”叶修闭着眼睛想了会,又答,“哦,有做过。嗯?还是想着我做的。原来你小子早就图谋不轨了啊。”

这回就算是周泽楷不说话也瞒不住,叶修在他记忆里兜转一周什么都知道了,自然也知道这是那天虚拟场景后发生的事情。时间不长,但现在想起来似乎过去了很久。

那时连周泽楷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情欲来的突如其然又难以克制,闭上眼满脑子都成了叶修的影子。是受了精神领域的影响,但好像又不完全是。

“别走神啊小周同学,好好听课。”叶修咬着他耳垂用牙齿扯了扯,继续问他,“当时是想着我在帮你吗?”叶修动作很慢,灵巧的手指从末端往上滑,经过顶端小孔又加重了力道,指尖带起一片黏腻。

“让我想想,这两颗你有注意到吗?”叶修说完又在囊袋上掂了两下。

周泽楷被折磨得实在受不了,好几次都被弄得脑袋一片空白,再这么下去都快射出来。他现在肌肤光裸,裤子半褪站在浴室,而叶修连衣服都还没扒。这和他想得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构想中的结合是身心愉悦的,彼此交付,轻松而恣意。甚至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白色床单,在阳光下交裸的肌肤,他喜欢那样,毫无间隙和隔阂,彼此亲密无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带着十几个小时未褪的躁动和慌乱,在潮湿缺氧的浴室里,他不知道叶修此刻的状态却承受着对方带来的所有欢愉。

周泽楷扬起修长的脖子,难耐地喘息出声,用力吸了口气,靠着叶修向后退出一步将叶修再次撞在墙上,听到对方一声低喘,心脏发紧却没有马上停住,然后又趁着叶修脱手的瞬间把双手从紧绑的衣物中退离出来,踩掉半褪的裤子,一眨不眨地看着叶修,慢慢退后,将自己淹没在水雾里。

气息极度不稳,意识在情欲和渴求间辗转往复,手臂越过水帘朝着叶修慢慢抬起,酝酿着似乎是这辈子最难以启齿但又最为重要的一句话,许久之后周泽楷带着满眼饱含着的渴求和期待,低声说,“叶修我给你,我都给你。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我……喜欢你。”表白来得直接又太过羞耻,到最后几乎都成了喃喃自语,声湮没在嘈杂的水声中周泽楷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听到,只觉得眼角发酸。好像暗恋许久的感情终于得以说出口,又像是才从孤苦无助地站在叶修精神领域里的情境中缓过神来,而此刻叶修就站在他眼前,表情神气而挑逗,眼角微微上扬,调笑又带着几分不可一世的狂傲。都是他最喜欢的,最憧憬的。而如今,无名指的印记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结合的事实。轻浅的印记不断暗示着最后一步的进行,这种想哭又想笑的心情连周泽楷自己都觉得可笑。

“在想什么呢?”

先是指尖微凉,然后感觉十指慢慢被扣住,一丝温柔和甜蜜在心底悄悄蔓延。叶修早褪了一身的衣服同他一道站在水帘下,肌肤触碰得毫无隔阂。

叶修抬手抹掉他眼角的水珠,又移到脑后,倾身向前,给了一个深入而缠绵地细吻。

 

低沉地喘息在水声中此起彼伏,周泽楷已经射过一次,白浊的液体还停留在墙上尚未被冲刷干净。敏感的身体被拓展得有些难受,叶修的动作很慢但每一个细微的变动都会在周泽楷脑海中被无限放大,周泽楷撑着墙,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既辛苦又看不到叶修的体位,努力地想要转过身来,却被叶修一把按住,贴在耳边安慰:“乖,马上就好。”

沐浴露进入时带出的粘稠声响周泽楷比任何时候都听得清楚,他听话地“嗯”了一声,手指扣紧了墙壁,另一只手腾出来向后摸索着想要抓住叶修的,却被叶修一手握住困在掌心。于是所有的难耐都被紧握的掌心传递给了另一个人。

忽的,周泽楷不明缘由地全身一紧,眼前一阵发虚。叶修面色一喜,屈指不断按过,一遍遍尝试。周泽楷被弄得眼前一阵阵的白,刚才纾解的欲望又有了渐起之势,忙对着叶修说,“别弄了。”

叶修挑了挑眉,“这哪行,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说什么都得反复记牢了,一个坐标都不能错。”

周泽楷断断续续地反问,“这,还能,有,几个,坐标,的,吗?”

叶修答得理所当然,“有啊,你看。”

说着按了下周泽楷的腰眼,又在乳尖按了按,再表示性地舔了舔耳蜗。

周泽楷是真的服了,这才第一次的功夫,叶修还真的标记了不少地方。周泽楷红着眼睛困难地捉住叶修还要继续演示的手,好不容易挤出两个字,“够了。”

叶修挑眉对此反应颇为满意,抽出一直在湿热地带摩挲的手指,贴上去问他:“好了,要不要从正面来?”

周泽楷耳尖点起一抹绯红,垂着睫毛想了好一会才转过身来面对着叶修。

修长的腿被抬起挂在叶修的腰际,入口的摩挲只有一会儿,发胀的感觉便从尾椎一直传递到大脑皮层,周泽楷几乎立刻伸手抱紧了叶修,努力喘气又尽力放松。

叶修的亲吻迷恋而又缠绵,神智在进入的一瞬就已经飘散开来。

从未遇见过的湿热和紧致牢牢将其包裹其中,肠壁的不断推挤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叶修更深地进入。

舌尖勾勒缠绵,下身地抽动缓慢而富有节奏。

呼吸凌乱不开地搅在一起都分不清谁在低声喘息谁在压抑呻吟。

涨硬的器官不断碾压过曾经标记的地方,带来的快感不只是属于一个人的。

亲吻无休无止,从充满情欲的深入黏腻到细碎触碰。

 

久违的图书馆大门缓缓敞开,书架被牵引着慢慢回归原位。色彩斑斓的彩带再次从四面八方涌动而出,穿过正在竖立起身的书架,越过敞开的大门,汇成一道光亮的通道,穿梭过漆黑得漫无边际的空间,顺利抵达另一个敞亮的空间,彩带慢慢融合与四周的空间融为一体,在两者之间架起一道夺目的桥梁,随即光芒细碎四散开来都成了透明。

“只要你想这条通道会一直都在。”恍惚间周泽楷听到叶修这么说。

堆积的快感在临界中同时爆发。融汇的光景来得毫无预兆。

叶修努力平复着呼吸抱着怀里的人,笑着低声叹息,“小周,我也喜欢你。”

 

呲啦一声,裂缝自图书馆的冰墙一角蔓延开来。


评论(2)
热度(125)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