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叶周】缺席那些年



又下雨啦!骚女心又跑出来啦!

有种被会被晴天时候的自己打死的感觉。

私设多,可能很多雷电需要避一避。

已经沦落到超过三千字就想速速收尾了(写不过五千的命啊。


=========


又是一年梅雨时,厚重的云层不断的向下泼洒着水珠,像是要把积攒了整年的水份一次性抛洒干净。

好不容易停了一时半刻,地面也还是湿泞。就连毛糙点的地砖上都长满了青苔,让过路的行人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

也亏得这雨下了许久,原本浑浊的空气清新不少。偶尔一阵细风吹过,带来几丝凉意,为炎炎夏日增添了几分惬意。

某个雨停的午后,周泽楷难得的想要出去走走。

夏休期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轮回在拿到又一次的冠军后,俱乐部终于给队员们放了一次稍显漫长的假期。

即便不用再为比赛做准备,进行紧张的训练,周泽楷每天的生活也还是荣耀。

除了多出了时间锻炼身体和更多的时间去帮联盟拍宣传照。

然而这样一个午后却是安静没有任何杂事纷扰的,独属于他一个人的时光。

有些雀跃又有些不知名的空落。


沿着空旷的街道随意漫步,周泽楷循着突然出现的嬉闹声转头看去,是一个男孩在背着女孩跨过积水过深的路段。

男孩故作吃力的抱怨着女孩的体重,被女孩笑骂着揍了一拳。

快乐就像一道和煦的光在两人身旁环绕着,就连在旁边不经意看到的周泽楷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随即想到了自己和叶修,觉得谁上谁下都不对,两人出来要遇到积深的水洼,多半捞起裤腿就走。

哦不对,和叶修出来一般遇不到这情况。叶修本来出门就少,更何况是这种下雨天。


周泽楷想着想着,笑容不自禁的又更深了几分,之后又连忙敛住表情,一脸的严肃。

叶修,这个名字突然出现在脑海里,让周泽楷一时想不起来。

隐约觉得熟悉,他是谁?长什么样子?多大了?和自己又是什么关系?

疑惑间已经走到了路口。


“老板,来包烟。”

声音是从路口的杂货店传来的,周泽楷抬头就看到个小青年,疾窜的电流还未抵达脑回路,周泽楷就迫不及待的吐出了两个字,“叶修。”

对方转头的一瞬两人都是一愣。

周泽楷突然想起来关于叶修所有的事情,而眼前的这个小青年显然不是叶修所熟识的叶修本人。

那时候年纪小,各种青涩都写在了脸上,五官谦虚的团结在一起,并没有形成之后那副张扬的模样。

声音少了几丝沙哑的低沉,清亮了不少。

周泽楷自觉的认为这不是他所认识的叶修,对方也并不认识他。

如果猜得没错,叶修这时候应该还拿着叶秋的身份证在网吧混迹着。


对方显然还没有从听到“叶修”的惊讶和疑惑中走出,周泽楷尴尬的咳了一声,直接烙出一句英文,“ye……yes you,you……your money.”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瞟到的,马上指了指地上。

“啊?”叶修没听明白,顺着周泽楷手指的方向看去。

正好杂货店老板听到外语也往外看了一眼,悠悠道:“他说你钱掉了。”

“……”叶修无语了小半秒,结果低头一看,还真掉了一块钱,捡起来示意了一下,“谢谢啊。”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周泽楷想叫住人,无奈一时又找不到理由,着急了小半刻,问老板买了个打火机又追了上去。


叶修是听到脚步声回的头,一看又是这哥们,也不管人是不是冲自己来的,掉头疾走。结果没敌过人一双奔跑的大长腿,被毫无悬念的追上。

行动上周泽楷是主动的,但叶修总会抢先一步。

这会周泽楷正琢磨着怎么开口,叶修就回过头来问了:“你找我?”

周泽楷愣了会,点了点头。

叶修把周泽楷从头到尾都扫了一遍,索性转过身来问:“有事吗?”

周泽楷想了会,还是把打火机递上上去。

叶修一看,突然乐出声,笑着接过打火机,“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周泽楷眉头一皱刚想反驳,回头一想,是挺有毛病的,一般人干不出这事。

叶修直接点了根烟,一双黑白分明在眼睛在烟雾后微微眯了眯,“你认识我?”

周泽楷下意识的点了下头,又马上摇头。

“你认识我吧,知道我叫叶秋的人很多,但是没几个人知道我叫叶修,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的。”叶修把烟夹在手上,又突出一口烟雾。说话的语气丝毫不像个未成年的小鬼。

敢情还是被叶修知道了,早知如此刚才何必掩饰得那么辛苦。


这一带很是清静,道路旁都有用来休息的座椅,叶修不管被雨水洗礼后的湿气就直接做了下来,连带着周泽楷也不管不顾的一起坐了下来。

两人坐下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周泽楷就这么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叶修不停地沉浸在朦胧的烟雾中。

他本就不擅说话,更何况对于叶修的每一个动作他都极为熟悉。

叶修一根接着一根,毫不停歇,不多时小半包的烟都没了。周泽楷却没开口制止。

印象中叶修还在十七岁这个美好的年纪,但一次事故他一夜成长。

那是周泽楷错失和缺席的时光,不会倒流但引人遐想。

那时候的叶修无论表情还是神色都再没了属于年轻人的明朗和活力,就像被迷蒙的烟雾覆盖了一层又一层,压抑得自己都喘不过气来。

他很清楚自己的目标和现在的状态,天大的事他都能把控住自己的人生,但放纵的堕落只有此时,此刻。

“诶,你也玩荣耀?”叶修好像发现自己抽得太多,开始转移注意力。

“玩。”周泽楷点头。

“改天切磋切磋?”叶修不怀好意的冲周泽楷挑了挑眉。

“好。”周泽楷笑。

叶修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水汽,“今天谢谢啊陪我坐了这么久,心情好多了。”

“你想就一直陪。”周泽楷低声说着,叶修却没听到这一丝微弱的声音,只是顿了一会儿又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想说,但想了想又冲叶修笑了笑,“以后就知道了。”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叶修一脸的不屑,“行了行了,先走了啊。”

叶修没有回头背对着周泽楷摆了摆手。

周泽楷就这么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迷蒙的雨雾中,然后突然听到了孩子们气喘吁吁的笑声。


“慢死了,快跟上!”跑在前面的孩子叼着草根迅速的从周泽楷面前略过。

“哥哥,你慢点。”后面的小孩边跑边停,一脸着急的快皱成了包子,也慢慢的从周泽楷面前跑过。

周泽楷仔细的看了下,这俩孩子长着一样的脸。

孩子们的身影还未完全消失,周泽楷摇了摇头又追了上去。


四周的湿气早已褪去,连地砖上的青苔都不复存在,只是原本安静的街道开始嘈杂起来。


周泽楷印象里见人进了巷道,转弯进去又看到俩孩子在那吵架。

“这是我的车,你去骑你自己的。”红帽子的小孩抓着车把不放手。

“我的早坏了,骑一下又怎么了。”蓝帽子小孩双脚都蹬在踏板上,随时准备冲出的架势。

“你就知道欺负我,我要告状!”红孩儿怒指!

“去吧,我再骑会儿。”蓝孩儿瞬间乐了。

“哼!”红孩儿甩开手,眼眶都有点红红,却没有像说的那样真的跑去告状,委屈的蹲在墙边。

蓝孩儿叼着草根优哉游哉的骑了一圈,停在红孩儿面前,大气道:“来上座,哥带你走一圈。”

红孩儿立马眉开眼笑扑了上去,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出发!”

“哎呦呦呦,你悠着点。”车龙头歪歪扭扭的上了路。


周泽楷就站在一旁看,看着看着都快笑出声,他认识那个蓝孩儿也知道那个红孩儿,想着想着居然连那小蓝帽儿站到自己面前都没发现。

蓝帽儿倚在墙边,朝周泽楷挑了挑眉,一副小大人的语气:“呦,帅哥儿,来拍戏呢。”

周泽楷低头看着小孩儿,瞬间有种被七岁的叶小修调戏的囧感。

你说这人还这么小呢,怎么就这么能耐。

周泽楷正犹豫该怎么开口,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焦急的声音:“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快来快来卡住了卡住了卡住了。”

叶小修无奈的摇了摇头,“事儿多,帅哥儿你等会啊。”然后飞快的朝那头飞奔过去。

周泽楷远远的看着互相帮助的那俩兄弟,没有再向前。


他已经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梦境。

梦境中的叶修都是他不曾见到过的,在他缺席过的年岁里,叶修有着这样那样的过往。但没有一件事与他有关。

周泽楷知道叶修时叶修都快19岁了,而叶修认识周泽楷的时候他也快成年了。

之前时光匆匆流过,两人都不觉得有多特别,直到在一起后,就会时常想象,如果在那个时候遇到对方,会不会……

可能很多,但没有一个确定的。

唯一确定的是,无论在什么年岁遇到,结果都不会改变。


先有了荣耀才会有斗神和枪王。

如果脱离的荣耀和时间的磨砺,谁都不会遇见谁。

错过的是过去,而他们还有大把的未来。


周泽楷是退身在一团迷雾中被一阵熟悉而呛鼻的味道激醒的。

迷迷蒙蒙盯了会天花板才想起这是家里,转过头看到叶修坐在书桌旁满面笑意认真看着什么,真实而美好。

周泽楷突然觉得自己身边也有一道和煦的光在四处萦绕着,于是他开口低声叫了句:“叶修。”

“醒了啊。”叶修含着烟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马上把烟给掐了,他才刚点了烟周泽楷就醒了。

周泽楷还有点睡眼朦胧,抓了抓头走过来,问:“在看什么?”他看到叶修的嘴角都快挂到耳根了。

“哦,看它放在这边就拿出来看了。不介意吧。”叶修笑得特得意。

周泽楷凝神一看。

……

叶修手里拿着的正是他的相册!

周妈妈为了保存儿子从小到大各个无敌最俊朗的时刻精心编排策划的一个本子。

从呱呱坠地到登上冠军奖台没有一个错过的。

照片是从右往左从小到大排的。

叶修却是从左往右翻的,这会都翻到周泽楷三岁的照片了。

照片上三岁的小小周泽楷整个都都浸在阳光里,夺目的光亮夹在小小周和小小蒲公英的中央,为他们在这篇广袤的土地打上了一道恢弘的聚光灯,点亮这一片小小天地,小小周泽楷认真的盯着小小蒲公英,眼睛一眨不眨,表情丰富,满心向往。

旁边还有一张,是小小周发现镜头之后满脸的茫然,呆呆的看着镜头这头的人。


叶修看了看照片,抬头看了看人,又低头看了看照片,再抬头看了看人,笑得差点捶桌。

好歹也一米八几的大个,怎么就能这么可爱呢!

周泽楷抓了抓耳朵,想到了七岁的叶修,回了句:“没你能耐。”

“什么?”叶修没听清,抬头就看到周泽楷一脸慌张,急急忙忙的伸手捂了相册。

照片只剩最后几张啦,周泽楷这态度,叶修想想都知道后面是什么,挑了挑眉,“你怕什么,现场版的都看过了,你害怕我看照片?”

“不一样。”周泽楷义正言辞。

“看一眼,就一眼。”叶修决定以退为进。

“不行。”周泽楷看穿了敌人的企图。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乖松手。”

“你的来换。”

“我没有,有了下次给你看。”

“那你下次再看。”

……

……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争得乐此不疲,幼稚都像穿越回了三岁,想要从头开始慢慢认识。

窗外淅淅沥沥又下起了小雨,偶有几丝细风侵袭也只够轻轻撩起窗帘,惊扰不到屋内那对孩童的一分一毫。

雨声持续便不再打扰。

又是一年梅雨时。


=======


对不起,写到一千多就发现快写不完了,于是又开始加速了,对不起orz

评论(6)
热度(75)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