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叶周】漫步苏黎世

世界邀请赛是吧!看我多么严肃骚女的题目

并不浪漫,依旧废话连篇,全程无尿点。我决定从此在傻白甜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点进来非常感谢,欢迎拍砖和抓虫以及讨论!


=============


磨合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但是大家的兴致却比想象中还要高涨。

战术大师们连续研究了几个晚上的新战术,将十年来荣耀累积下来的打法足足拉升了好几个档次。

叶修淡然的靠在墙边抽烟,心脏却在突突的狂跳,血液抑制不住的沸腾着。与以往完全不同的配合水准,叶修很期待这样精密的配合究竟能达到什么境界。

队内团赛的互战因为缺少了一个牧师而变得有些困难。叶修站在当中,账号卡一甩,“当我荣誉教科书的称号是挂着玩的吗?”

众人又羡慕又嫉妒,全职业精通了不起啊!没信誉的老家伙。

周泽楷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搭理叶修,连着一段时间都和叶修打对台。

搞得叶修都有些无奈,这么懂事一孩子怎么也会闹别扭呢。

一个人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叶修兀自风中凌乱着。


为了防止时差带来的困扰,战队提前一周抵达了苏黎世。

迎面而来的清风吹得人心旷神怡,叶修背着挎包独自站在机场门口望着巴士绝尘而去的尾气表示,就这么丢下领队真的好吗?

作为领队,后来叶修还特意去关心了一下大家调时差的问题。

张新杰从出国前就开始计算着调整时间,几乎是生物钟调的最快最规整的一个。

肖时钦见天拿着小闹钟掐时间,自然也不差。

王杰希更不用说了,跟没有时差似得,叶修凑过去问了下经验,答曰,一晚上不睡就调过来。

相对应的有人也睡了整整一天。

黄少天整个一耗不尽的能量源,自不用说。连带着还把喻文州的电也充满了。

叶修没想到最调不过来的居然是张佳乐,摇了摇头,叹道:“不是吧,我真的很担心这次会拿不到冠军。”

被张佳乐炸着头发赶了出去。

后来从张新杰那得知,没日没夜的盯着手机看短信,能调过来就奇迹了。

没脑子和不高兴那俩孩子叶修就懒得管了。

叶修在慰问完点心大大,从半路上遇到的李轩那得知两位女士都在休息之后转战到了周泽楷的房间。

周泽楷戴着耳机从电脑屏幕后面抬起头来看了眼叶修,点头表示自己很好之后,又埋头下去。

叶修笑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带上门出去了。


看看、说说、练练,很快就到了正式比赛的时间。

作为隆重的国际赛事,开幕式还是像模像样的,全息投影的技术水准在国内十赛季的基础上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让在荣耀圈里都浸淫已久的职业选手们都跃跃欲试。

因为很多国家都是直接让冠军队参战的,配合上就不存在默契不足的问题,这让叶修他们的第一轮小组赛打得可谓是跌跌撞撞,但庆幸的是他们还是出线了,以小组第二的成绩;不幸的是,四分之一决赛对战的是A组的小组第一。

之后是长达三天的休息,没有人因此气馁,甚至连一丝疲惫都不曾表现出来,小组赛最后一场的胜利让大家恨不得马上进入四分之一决赛。

越来越默契的配合,众人纷纷表示想尝试各式各样的改变。

战术大师们忙得不亦乐乎。


三天的假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叶修给了大家半天的假作为下轮比赛前的放松。

但基本所有的人都窝在屋里看视频、训练、研究打法。

叶修更不用说,十五个国家的队伍,不同的地方太多,即便研究了这么多年荣耀也不得不一帧一帧的去回放,做记录。

直到摸烟盒的时候发现烟盒已经空了,才意识到没烟了。

翻开行李包,察觉烟没带够不得不揣着外币跑下楼去买。

出电梯的时候走正好遇到买了两瓶水往回走的周泽楷。

叶修心里一动,才想起最近大家都忙于国际赛的准备和比赛,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单独待在一块说话了。

好像连之前两人之间还留有一丝矛盾的事情都忘了。


叶修笑了笑,抬手冲周泽楷打了个招呼,“小周,下来买东西哈?”

周泽楷愣了会,点点头。

然后两个人同时停了脚步,就这么面对面的看着对方。

情况说尴尬也尴尬,旁边路过的外国人偶尔会侧目看看这对深情对望的中国人。

说不尴尬也不尴尬,在国外没人真的认识他们,而且叶修早看习惯了。倒是周泽楷往前走了两步又靠近了些,微微皱了皱眉,“下来买烟?”

叶修干笑两声,“怎么会!下来散步呢,屋里闷得慌。”

周泽楷眯了眯眼,叶修身上烟味浓得像是刚经历了一场烟熏。

但周泽楷也没多说什么,就点点头,越过叶修准备往回走却被叶修转头给叫住了,“小周。”

周泽楷转身。

叶修笑了下问:“一会有事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那陪我走走吧。”叶修建议道。

“……好。”周泽楷又点了头。


叶修原本没想过出来走,来苏黎世这段时间基本是待在酒店训练,也很少出来逛逛,反正联盟在大家比赛后还安排了一段时间专门用来玩的。

附近的路也不认识,这一出来走基本上等同于漫无目的。

周泽楷始终和叶修保持着半个身位的距离,走在稍微靠后的地方,余光可以看到叶修整个人。

两人这么沉默着走了一段,叶修发现前面有条河,用眼神向周泽楷点了点,“去那看看?”

周泽楷自然也没反对。


第一次来苏黎世,确实和国内很不一样。

这里很干净,天很蓝,云很淡,风很轻,夜很静。繁华街道人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走在人群里不会有人认识你,他们与你有着不同的肤色,说着你听不懂的话,把你很快的从天地间隔绝开来,变成一个独立的个体,不再与四周产生联系。

而此刻站在叶修旁边的周泽楷成了与他站在同一世界的唯一一人。

四周早已变得昏暗,天地之间仿佛专为他们开了一盏聚光的灯,只有他们两个,再没人进得来。

就像那时两人对战的擂台赛,整个荣耀圈都在关注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荣耀第一人,他们眼中只有彼此的角色。

一如最终决赛的团赛对决,只在两个转身间,他知晓他的一切想法。

叶修有时候看着周泽楷认真而执着的眼神,会想这个后辈,还真是……

却看不到自己欣喜而宠溺的眼神。


叶修伸出手拉了把周泽楷,转过头就着很近的距离问:“离这么远干嘛?”

周泽楷没动,呆了会答道:“烟味重。”

叶修稍微拉远点距离,挑了挑眉,“有吗?”他一个人住在吸烟区的屋子可是全天24小时不停换气的。

周泽楷笑了,像一滴水在湖面荡起的一串涟漪,荡漾在周泽楷的脸上和叶修的心底。

叶修长长的舒了口气,身心突然间变得轻松,好像瞬间明白了这些天压抑在心底的是什么。


叶修在兴欣正式宣布他退役的前一天是有打电话告诉过周泽楷的。

那时候只听到周泽楷的声音,叶修知道对方的失落,但也欣慰的听到了对方沉默过后表示出来的理解。

通话时间并不长,甚至连普通的寒暄都没有就挂了电话。

叶修没有掩饰自己的不舍,但他身上确实还有另外一份职责。

他不需要安慰周泽楷,同样也不需要对方的安慰。

但两人需要时间和距离来调节好自身的情绪。


再回荣耀是叶修自己都没想到过的,他没来得及告诉任何人,烦躁的也不想和任何人说。

右脚随意的踏入会议室大门的时候,简直就像左脚还在家里穿鞋。

周泽楷一脸被欺骗感情的表情让叶修简直不忍直视。

后来不经意的搭了好几次话,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冷态度。

叶修就不明白了,周泽楷何时也会变得这么小孩子气。

但事实上谁都没见过这样的周泽楷,除了叶修。


坐在桥边的座椅上,吹着清凉的微风,连心情都被吹得像河水一样平静微漾。

叶修想偶尔出来走走,也不错。

没有解释也没有原谅,两人安静的坐着就像习惯了一样,别扭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发生过。

“新打法还适应吗?”叶修接过周泽楷递过来的一瓶水,喝了口,才问道。

周泽楷的状态一直很好,这段时间的练习也是格外勤奋。但叶修特地为周泽楷研究出来的这套新思路相对于枪王之前的华丽打法更加耗费心力。

于是周泽楷想了想,转过头来看着叶修,特别认真的回答道:“转换还不熟,要再练习。”

“觉得这套打法怎么样?”叶修真特受不了周泽楷这副样子,看了看四周,忍了又忍。

“速度更快了。”周泽楷顿了会儿,“也更适合和一叶之秋的配合。”虽然世界赛上使用得并不明显,但周泽楷再刚开始练习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叶修挑嘴笑着点了点头。

周泽楷的打法已经足够华丽,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况且要对枪王做出枪法上的指点,叶修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想到的。

这一番研究,叶修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会针对一叶之秋,周泽楷也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这套打法更适合和散人的配合,叶修没说。

叶修侧过头看了周泽楷一会,温和的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好好加油。”

接下来的赛事周泽楷大部分的时间都会是主力,压力很大,动力也会更大,这将会是一次不可多得的磨练机会。

“会的。”周泽楷很坚定的说着。


两人又坐了会儿,聊了聊来苏黎世遇到的那些因语言不通闹出来的尴尬和意外的巧合,弄出的那些哭笑不得的结果。

叶修看天色也不早,还得继续回去做记录。便起身让周泽楷和自己一道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叶修左手拿着水瓶,周泽楷右手拿着水瓶,没拿水瓶的那两只手是牵在一起的。

叶修感叹着,这才觉出国外这点好来,没人认识,更不会有人特别注意。

就是这段路好像有点短啊。


到房间叶修摸摸空落落的口袋,才发现出去转了一圈,好像忘记买烟了。

结果没过多久门铃响了,叶修开门一看。

门外是捧着一袋棒棒糖的周泽楷。

“从国内带来的。”

叶修怎么看怎么觉得周泽楷自己就是根棒棒糖。


END

于是题目和内容有毛线关系啊orz

评论(24)
热度(87)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