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冬风不知归处·番外(5)

完结啦,清水,(^-^)V

==

叶修一拍就有点停不下来,要不是那几块干粮实在难以果腹,周泽楷还挺愿意陪叶修多待会儿。

不是周泽楷自己饿,他怕叶修不知道自己饿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差不多是一个小时后,途中终于见着几个小青年,看起来似乎是本地村民,见着叶修都咧出一口白牙,“叶老师哦,好久不见。”

叶修停了停,挨个打了招呼,还每人散了根烟。几个看了眼旁边的周泽楷还问了问,“这是?”

“小周,我朋友。”

几个人又热情地叫他,“周老师。”

怎么就冠上老师的头衔了,周泽楷特别不好意思,走的时候还听到那几个人在议论。

“模特吧。”

“明星!”

“叶老师说是朋友。”

“脑壳不晓得转哦。”

……

还挺八卦。


山上没什么屋子,村民都住在山下,周泽楷到处搜寻叶修说的那几户人家在哪。回头就听到叶修喊了一声,“大姐。”

转出挡住视野的那段竹林,就看到一栋泛着旧黄的竹屋突然出现在视野里,一个四十来岁面色和善的大姐站在门口嗑瓜子,见着叶修眼睛一亮,冲他们招了招手,“来啦,快进屋吧。饭菜都要凉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叶修笑着冲大姐点点头,头都没回,伸手捞了一把抓着周泽楷的手就往前走。

周泽楷赶忙抬头,见大姐的脸色没有异样才松了口气,现在撒手动静太大,周泽楷也只能任叶修牵着往前带。

叶修是闻着满屋子饭菜的香气才真觉出饿来,一桌子的笋,炒笋、闷笋、蒸笋,叶修那会儿吃到想绝食,现在看起来只剩下怀念和饥饿。

“叶老师又过来拍照片?”大姐没进屋,靠在屋门口继续嗑瓜子。

“主要是带他过来玩玩。”叶修朝周泽楷那头点了点。

周泽楷对上大姐看过来的目光,礼貌地点了个头。

“第一次见你带人来玩,你弟弟?”大姐饶有兴趣地看着周泽楷。

叶修摇摇头,夹着菜往嘴里塞,这口吃完了才慢悠悠地说,“男朋友。”

叶修继续吃饭,完全不管吃惊得同时愣住的两个人。

大姐张着嘴瞪着眼,瓜子都忘记磕。周泽楷筷子伸到一半,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还是大姐先回过神来,一拍手,“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对象哦!”

叶修夹了一筷子笋放到周泽楷碗里,笑着叹了口气,“是啊,就是那个抛弃我的对象。”

!!!

周泽楷解释的目光还没递过去,大姐已经豪爽地笑着关上了门,“你们慢慢吃,慢慢聊,我回头再来收拾。”

“谢谢大姐。”

然后嘭地一声,门就给关上了。

周泽楷愣着好半天没开口,叶修笑着在他脸上捏了一把,周泽楷突然回神说,“我没有。”

叶修笑了差点把筷子给笑掉了,“开玩笑的。之前有次大姐问我有没有对象,我说有,在国外,可上镜了,有机会带过来给她看看。我也就那么一说,没想过真的能带过来。”

周泽楷沉默着,心脏像被来回揉捏着,又胀又酸。

叶修这番话没有多少沉重的意思,更多的就是一个玩笑。但周泽楷很难去想叶修当时的心情。

一个不告而别的人,一次没有起点的感情,一段没有结果的未来。

周泽楷抓着叶修的手,很想说点什么,但现在说什么都显得有些苍白。

“我知道。”叶修轻轻地捏了捏他的手。

一如既往地,他不必说,叶修都懂。


叶修吃完饭去屋外伸了个懒腰,周泽楷也跟着出了屋,却找不见大姐的身影。

“大姐家不住这,这竹屋是专门租给旅客住的。”叶修在他身后说。

周泽楷了然地点点头,“你经常来?”

叶修想了想,“还行,隔个一年半年的会来一次。”叶修打了个哈欠,转身脱掉短袖往屋里走,“我先洗个澡。”

木屋隔了个浴室,没有热水,就木盆盛了冷水往身上浇,洗得满身清凉。

叶修洗到一半,门吱呀一声开了,周泽楷脱了上衣站在门口,表情还,挺无辜?

叶修朝他身上浇了点水,“进来吧。”




两个人下午才在吃了午饭,再冲个凉就差不多临近黄昏。

趁着天色未暗,叶修带周泽楷上山顶找了处平地搭帐篷,好在帐篷是简易式的,虽然两人都没什么经验,看着说明书还是很快搭了起来。

刚忙完帐篷,两个人又忙着张罗生火,等到能安安静静地坐下,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周泽楷衣服换到一半突然想起,“没看日落。”

叶修刚把衣服脱下,转身看着周泽楷,“日落不在这头看,这边看日出的。”

周泽楷挪开视线,等了半天才回了句,“哦。”回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叶修把手搭到他肩上才猛然回神。

“想什么呢,叫你半天也没反应。”叶修笑他。

“什么?”周泽楷很惊讶,他刚一点声音都没听见。

“想野战呢吧。”叶修继续保持着那股子揶揄的笑意,安慰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别着急嘛小青年。”

我不是!我没有!周泽楷简直百口莫辩,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好在叶修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在他肩膀上带了下,往前走,“带你去几个好地方。”


叶修说的好地方,在常人眼里可能觉得枯燥,但在叶修看来他能在一整晚的静谧中透过取景器看到无穷大的无穷魅力。

人在其中不过沧海一粟,痛便不再是痛,苦再算不得苦。

大半晚上山顶气温降了不少,叶修让周泽楷换上厚外套,索性在山顶互相搂着看星星。

说浪漫吧,大概真有点神经病,神经就神经了吧,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发病。

也不知道在原地安静地吹了多久的风,周泽楷轻声地说,“我经常想起你。”

叶修转过脸来看着他,周泽楷也转过来正对上叶修的眼睛,“这两年过得不大好。”

“压力大还是想我想的?”叶修调笑。

周泽楷在他嘴上琢了一下,“都有。”然后就被叶修吻住了话语。

再分开的时候,两个人的气息都带着点喘,周泽楷脸色都有些泛红。

叶修没忍住又亲了一下,“有没有人追你?”

“有。”周泽楷面色严肃地回他,“我有想过,要不要试试。”

周泽楷转过头看着星空没了声,叶修也不催促。

“后来发现不行,一想到答应她,就总看到你在梦里笑我。”周泽楷还有点委屈。

叶修真笑了起来,“我笑你什么。”

“不知道。”周泽楷摇摇头,“大概是气笑的吧。”

叶修笑得更厉害了,好不容易笑停了,叶修拢下神色难得正经,“说实话,那会儿我还真挺生气的。”

“啊。”周泽楷愣了愣,大概是被叶修难得正经表情给唬住了。

“但我现在也能理解了。一个小孩,连谈恋爱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就直接跳到睡这一步了。肯定特别为难,特别不知所错吧。”叶修眯眼看着他。

“啊。”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什么,又猛地有点不好意思。

“我就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什么?”周泽楷满脸疑惑。

“喜欢我啊。”叶修说得特别理直气壮。

“啊。”周泽楷愣了下,突然笑起来。

“笑什么。”

“我喜欢你。”周泽楷说。




叶修始终记得初次来到这片山头,独自摆弄着机器,整个晚上守在一个地方看斗转星移,看包罗万象。

冬风在寒夜里无休无止,一次次刮走好不容易腾升起来的那点暖意。

叶修叼着烟,在火光的明明灭灭中伴着快门的声响。

寒意从指尖冻到整个臂膀,叶修又加了几个暖贴,裹了厚重的大衣外套,任冬风继续肆虐。

他碰到过更恶劣的天气,冬天的夜晚虽然不算好过,但也还能忍受。

只不过每次安静下来都很难心无旁骛,不自觉地那个小青年脸便会闯进脑海里,无辜的,欲言又止的,为难的,认真的,帅气的,开心的……不知不觉,就集成了一个专属的相册。

谈个恋爱吧,生平第一次叶修有了这个想法。

冻僵的身体随着心脏的鼓动,慢慢有了暖意。

寒风也不在肆无忌惮,渐渐地天际泛出了白,橙红的火球冒出头来。

叶修起身去调整相机,一丝风绕身而过,卷起地上树叶,又轻轻地将它们安放在新的归处。

那时叶修看着不知已至何处的风,亦不知其所归之处。


END

评论(11)
热度(72)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