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冬风不知归处·番外(1)

“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还要靠才华。你说他们这些人是不是非得挤得我们没饭吃才罢休啊……”方锐和工作室其他的后辈们坐在旁边桌,也不知道指着杂志上的谁,说说道道的。

这头的叶修和周泽楷连头都没回,继续专心吃饭。

周泽楷喝了口汤,又开始打哈欠,眼眶红了一圈盯着汤勺出神。

叶修抬手在他眼底摸了摸,“没什么精神。”

周泽楷抓着叶修的手,皱了下眉说,“困。”

叶修还真是第一次见周泽楷这个状态,无精打采的,睡了好几天都没能补回来,看得都有点心疼。他捏了捏周泽楷的手,“要不你上去继续睡会儿,我出去采个景,你要睡醒了就来找我,不想出门就在屋接着睡。”

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没放,拧着眉思考良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头越拧越深,期间还不耐烦地看了眼叶修,捏得叶修的手都泛出骨节白来。

“呦。”叶修轻声喊了一句,等周泽楷送了劲又开始笑他,“这位小朋友,你想我陪你睡一天,还是觉得睡一天太浪费了想陪我出去呢?”

周泽楷有时候就觉得这人真烦,刚认识那会儿的男神形象全给败光了。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装得好像挺无辜的,哎呀小周你得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这一个多月两人别说一起睡觉了,就连为数不多的对话也大多出现在冰箱门的便签条上。

好不容易他有这么几天假,叶修居然还和没事人一样,周泽楷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谁说这人心脏来着?真特么准确!

周泽楷又沉默了一会儿,把面前的茶杯递给叶修,看着他没说话。

“行吧。”叶修想了想,拿着杯子起身走开了,过了会儿给倒了杯咖啡回来,递给周泽楷,顺手揉了一把那一头柔软的毛,“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周泽楷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末了还在嘴角舔了两下,还没得叶修脸色变完,突然笑了一下挪开椅子起身,“走了。”

 

周泽楷前段时间辞了工作室的模特,专心做回了建筑本行。

刚接到个方案就是一个月不沾屋,叶修那天大早看到个头发凌乱,眼圈深黑还冒着胡茬的青年男子破门而入,差点把手里的牙刷甩过去。

好好一个大帅哥被岁月蹉跎成这样,随意如叶修都觉得甚是可惜。

近墨者黑啊,这样可不大好。

周泽楷被放了一星期假,前三天基本就是睡,睡得天昏地暗不知今夕何夕的。

叶修第三天下午回来了一趟,坐在床头顺着周泽楷头顶一团杂毛。“明天工作室组织团建活动,顺便去采个景,要不要一起去?”

周泽楷睁眼看了叶修好一会儿,又把头埋进被子里,过了好半天才丢出一句,“不去。”

“好吧。”还挺意料之中的答案,叶修点点头,起身拉开柜门开始收拾行李。

收衣服,挂衣架,拉开行李箱,叶修这一连串动作声音不大,但也不小了,期间周泽楷居然埋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可以啊,挺沉得住气啊,好小子。

叶修收拾完毕在行李箱上拉出一串流畅的声响,就再没一点动静了。

三分钟后,周泽楷从床上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没进厕所在房间里到处看,哪儿都没见着人,往客厅走了两步猛一回头,叶修就靠在卧室门口的转角处,一脸不怀好意地看着他笑。

周泽楷皱了下眉,捂着心脏直挺挺地倒在了沙发里一动不动。

叶修笑了好半天,边笑边走过来,在周泽楷脸上捏了一把,“演技见长啊这位帅哥。”

周泽楷一把抓住他的手,睁开眼看着叶修,看了好一阵才吐出三个字,“你收拾。”说话间很自然把叶修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上。

叶修回答了什么来着,啊,哦还是嗯,自己都不记得了。

只知道掌心里感受到的心跳蓬勃而有力,灼热又有点儿……心律不齐。

叶修单膝跪在沙发上搂着周泽楷的腰,就着近在咫尺的距离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轻声问,“还困吗?”

周泽楷呼吸都喷在叶修的脸颊,搭着叶修的脖子都懒得再说第四个字。

 

 ==

不在lof上放文的时候,真的一个字都没写啊。

复健复健。

复健完了搞本子,啊……

好像又要来不及了,啊……

 

 


评论(9)
热度(53)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