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叶周】绊·13

13、

“01进去多久了。”屏息凝神间,空降的声音突然从公共频道里传出,震得气氛都有些紧张。

01不在,02自动接替队长位置,他看了眼时间往后退了退,按开对讲机,“报告28分钟。”

一阵嘈杂的电流,那头声响消失了好一阵,“来不及了,强行突破。”

02还没来来得及按下对讲机的按钮,一个利落干脆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再等等。”

一时间整个频道的人都有点迷茫,对讲机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我是02,我是02,已与01取得联系,01申请再给15分钟,请上级指示。”

又是一阵嘈杂的电流音,“同意。”

很快电流的声音随着清风荡开又淡去,夜又恢复了平静,整支小队一动不动地埋在密林里等待最后的伏击。...

黑白之间·上

N久N久之前的文章,删了,想想还是放出来,有时间接着写,也可能就坑了哈哈哈哈。

叶周,带点喻黄。

==

《黑白之间》


1.


叶修第三次看到那个小青年是在自己的酒吧场子。

对方在门口踟蹰不前,眼神还是淡漠,却掩盖不住他眼底的好奇。

叶修叼着烟在烟雾朦胧的角落里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嘴角勾起一抹笑。


叶修接触过各式各样的人,对这些接触过的人都会有一个基本的了解,至于其余的,他并不关心。

唯独这个小青年,叶修记得每次见他的点点滴滴,并好奇着他的一切。

第一次,嘉世内部出现纷争,在不算冷清的郊外搅起了事端,叶修一眼就看到这个刚路过就被波及进来的俊朗小青年。

他抿着唇,面...

【叶周】绊·12

12、

叶修领着任务回去,步子都有点儿轻飘,这种来回摇摆左右靠不找的感觉很陌生,让人没办法把注意力集中到对案子的疑点上。

走到宿舍门口,才想起钥匙在周泽楷身上,周泽楷可能在喻文州他们那儿待着,叶修拍拍口袋正要转身,门就从里头给打开了。

周泽楷举着手放在门把上,愣愣地看着叶修,叶修也跟着愣在原地,两个人愣着对视了好半天,周泽楷篡着拳头鼓着嘴,仿佛下了十二分的决心,嘴唇微启舌头轻弹吐出两个字,“叶修。”

声音不大,但很清楚,软软糯糯的带着小孩特有的细嫩,像一颗带了奶香味的糖果。

叶修感觉到有不知名情绪咕噜噜地往外冒泡,惊喜的都有点冲动,好不容易控制住了,一回神就笑了起来,周泽楷看叶修一动...

【叶周】绊·11

11、

叶修抱着小周往外走,笑着看他,“你刚说了什么?”

小周抿着嘴,要往下跳,说什么都不肯让叶修再抱着。

黄少天手臂搭着喻文州的肩膀费劲往前走,“刚我是不是错过什么了。他说话了?他开口了?效果这么好?老叶你就说你是不是蓄谋已久。”

叶修没转身,他看着小周往前走的背影,“不是我蓄谋已久。是他选择了这里。”

彼时正逢夕阳西下,阳光的余晖落进仓库,在一大一小的两个背影上镀了一层金边,黄少天都没忍住闭了闭眼,“卧槽,要不要搞得这么热血沸腾的。”

一大一小同时转身看他,光影里看不清他俩的表情,要不是身形差异,一举一动几乎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黄少天转过脸凑到喻文州的耳朵旁边,“我有种不祥的预...

【叶周】绊·10

10、


“他是你的武器,也是你的朋友,你可以给他取个名字。不要怕他,有事没事和他聊会儿天,加深下感情。不要怕,他不会伤害你,会伤害你的只有你自己。”黄少天拿出自己贴身的军刀,在手心颠来倒去几乎看不清他的动作。“我的叫冰雨,你可以和他打个招呼。hi,冰雨。”

周泽楷没有真的去和黄少天的刀打招呼,他跪在黄少天的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黄少天的手,手心里握着叶修早上给的小军刀。

“神奇不神奇,好玩不好玩,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帅,叫我一声师父就教你……不叫?不叫也没关系,先记着了,来来来小爷教你……”黄少天手上没停,右手耍刀,左手去抬周泽楷的手示意他把刀也打开。

周泽楷看了眼自己手上的刀,换了...

【叶周】绊·9

9、


“这个平时带在身上防身用,不用防身的时候还可以削点水果吃。”叶修不知道从哪儿找了把小军刀放到周泽楷的裤子的小口袋里,在口袋外拍了拍,“一会儿让少天哥哥教你怎么用它。”

周泽楷也跟着在裤袋子外面拍了拍,很乖地点了下头。

周泽楷的脸现在还有点泛红,叶修没忍住捏了一把。

小兔崽子昨天又趴在他怀里睡着了,猪崽似得怎么都闹不醒,一觉从傍晚睡到第二天早上叶修起床。

叶修穿戴洗漱好,周泽楷还坐在床上揉眼睛,一副迷瞪瞪的样子,叶修说,“你再睡会儿,我中午过来带你去吃饭。”他之前为了照顾周泽楷请了两天假,今天得正常训练了。

听完叶修这话,周泽楷好像瞬间清醒,一把掀开被子蹦下床,牙也不刷就要...

【叶周】绊·8

8、


叶修故作严肃地抱着胳膊想了一会儿,“这个好说,回头给小周拿个防身的家伙事放身上,你俩应该就能公正平等的进行对话了。”

黄少天特别夸张地指了指他,“什么家伙事?你给他带枪?卧槽他才多大你给他随身配枪的,也不怕枪万一走火了怎么办,有你这么教小孩的吗,小周迟早给你教成恐怖分子。”

“你俩迟早要成为队友的,你要对你的队友有信心啊,少天同志。”叶修说得语重心长。

“谁和你同志,你才同志。在成为他队友之前,我首先是你身负重伤的队友,还能不能有点队友爱了。”黄少天很忿恨。

“你和文州有就行了,不差我这点。”叶修答得理所当然。

黄少天下意识转过头去看喻文州,看到喻文州那一脸笑,顿觉不对,...

【叶周】绊·7

7、


周泽楷的事情,冯宪君私下里也有找过喻文州,叶修的想法他一时半会也拿不准,需要找个靠谱的帮忙分析分析,顺便也能帮忙看着点周泽楷。

喻文州倒觉得问题不大,既然周泽楷没有更好的地方可去,如果真像叶修说的那样,留在这里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你带他过来之后,有没有试过让他单独行动?”喻文州把黄少天的腿往床里头推了推,坐到了黄少天的床上。黄少天费劲往里头挪了好半天,最后贴着喻文州索性不挪了。

叶修想了下,“好像还真没有。”周泽楷睡觉都不肯去隔壁房间,叶修也没赶过他。

喻文州凑到叶修耳朵旁小声的说,“要不要试试?”

“现在?”

喻文州点了点头。

叶修转头去看周泽楷,周泽楷也看着他,...

【叶周】绊·6

6、


隔壁班的黄少天也算得上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了,两项独门绝技傍身走遍天下都不怕,一项是玩刀,一把刀放在手里能耍出666种花样来,另外一项就是说话,无敌能说,敌人要只剩最后一口气,他都不用再补刀子,在敌人耳朵旁边叨叨都能把敌人最后一口气消磨殆尽。

张新杰能在这种时候提到黄少天的名字,叶修都不得不佩服张新杰以后一定能成为个好医生啊。

黄少天前段时间出任务受的伤有点重,这会儿刚从医院转回来,还没正式参加训练,就在宿舍里歇着。

黄少天可能不大方便,但是幸好黄少天的宿舍里有个室友,是他们班班长叫喻文州,温温和和的一个人,性子好脾气也好,也多亏了这点,和黄少天相处起来特别融洽。

叶修之...

【叶周】绊·5

5、


周泽楷,周泽楷。

叶修把这个名字在舌尖上滚了两道,还是没有叫出声。

小周之前告诉他名字的时候只写了一个周字,叶修不确定小周是不会写后面这两个字还是因为不想说。

在叶修面前,小周除了不会说话和对接触陌生人的紧张,其余的表现都很正常,心理问题可能有,但叶修觉得问题不大。

没想到的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小周情绪的不稳定会表现得如此激烈。

看到小周拿着针头躲在医院的床底,叶修只觉得心疼,他宁可小周一直拽着他的裤腿跟在他身后头。

是出于怜悯同情还是什么?这些情绪在叶修自己看来都觉得陌生。怜悯?多可笑,他有什么资格怜悯,他甚至连小周的一个亲人都没能救下来。

这些年死亡和幸存叶修看过...

【叶周】绊·4

4、


扇叶转动的声响起初还吵得振聋发聩,等到突然停下,四周又静谧得悄无声响,叶修一下子都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忽略扇叶声音的。

汗水从肩胛骨顺着背肌一滴一滴往下流,叶修都能清楚得感觉到每颗汗水留下激起的那点痒,又浸入裤头带来的那点湿。

他在办公室站了多久?叶修抬眼想了会儿,大概一个小时吧。小周在门口也就等了一个小时,叶修还真有点担心他的状态,不得不清了下嗓子开口,“您身体不好,别……”

“你还有脸说!”冯宪君一直坐在叶修面对的办公桌后闭着眼睛,没睡也没歇着,叶修一句话他都不想听完,简直气不打一处来,说起来就生气。

冯宪君端起跟前的茶杯喝了一大口,喝到满嘴的茶叶,嚼了几下又吐出来,等了...

【叶周】绊·3

3、


待到夕阳洒下余晖,四周的凉意就偷偷地蹿了上来。

叶修一身细碎的伤口痛感渐渐堆叠到了一起,咬着牙费了好半天劲才活动开僵硬的筋骨把小周抱起来。

小周又睡着了,就这么站着在叶修的臂弯里陷入了沉睡,叶修看着他终于舒展开眉头的睡颜都忍不住笑出来,小孩就是小孩。

额头还是烫的,但好像比刚才温度低点儿了,叶修也不太确定。

赶紧退烧吧。这里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好的医疗所,叶修只能寄希望于这小子自己的身体争气点。


叶修又到大屋子里问主人家要了身干净衣服,换下小周被汗水浸湿的衣,琢磨着再把人放茅草床上似乎不大合适,和主人家嘱咐了两句,准备把人放在这边的软床上睡一宿。

没想到刚把人放下人走...

【叶周】绊·2

2、


叶修带着小孩在丛林里逃了整整一天,直到追捕的枪声彻底消失,才松下口气,想必是救援已到,对方已经分不出精力再来找他这么个人。

睡在旁边的小孩一路上都被叶修拎在手里,在半昏半醒间迷茫又警惕,但最终没能抵得住身体的疲惫,在叶修面前闭上沉重的眼皮。

叶修看他每次入睡细长的睫毛都在不停地扑闪扑闪着,落下又强制抬起,再落下,又勉强半抬,最终完全落下,真是心疼又可爱,都没忍住抬手在睫毛上扒拉了两下,把人闹醒了又去哄,“没事,睡你的。”

小孩好像对叶修放下了戒心,倒在他怀里睡得人事不省。


叶修抬头看了眼太阳的方位,估算了一下现在的位置,逃离的方向偏离预计太多,叶修索性绕到边境的小镇上暂...

【叶周】绊·1

1、


“听到……答,听……”断断续续的声音很快成了尖锐刺耳的高鸣。

叶修一把扯下耳机,重靠在岩壁上喘气。

一个小时前同伴重伤,开始个人行动,一个小时后,通讯器报废,彻底失联。

还不算太糟,叶修乐观地想。念头未落,枪声响起,子弹嵌入岩壁溅起一阵飞石。

几个还是十几个?

枪响源源不断,几乎粉碎岩石。

有完没完!

叶修扎紧最后一道伤口,卸掉通讯器,拔下手雷贴地抛出,顺势一滚,双枪上膛。


烟灰散尽,微风顺着汗迹拂平焦躁。叶修脚步未停,带着满身伤口急忙赶到人质扣押地救援。

希望来得及。

但,为时已晚。

浓重的血腥味顺风飘来,夹杂着刺鼻的腐烂气息,朦胧间只能看到成堆的黑影。...

1 2 3 4 5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