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
叶周,喻黄喻

以前发现无论立了什么好像不知不觉都会成为flag,久了发现,如果立都不立,flag都没有成的可能。

今年都快过三分之一了,居然一个字都没写过。

下下周,五一之前请务必写点啥吧!oh no~嗷~

【叶周】绊·14

14、


实在抵挡不住老冯的日念夜念,千叮咛万嘱咐,叶修还是穿戴整齐地准时出席了那天的相亲任务。

出门的时候叶修想起前两天周泽楷面色严肃的那句“我也去”,还特意绕了条远路避开了所有能碰到周泽楷的地方。

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小孩操心那么多。叶修也不太在意。

老冯特意给他定了个高大上的咖啡厅,叶修绕半天差点没找到门在哪里,刚进门就看到靠窗边的位置坐了个马尾高束的姑娘,眉目安静地看着窗外。

听到开门的风铃声,姑娘转过头来看到叶修,随即冲他招招手笑了起来。

看来老冯给了对方一张挺正常的照片,叶修走过去,在姑娘的对面坐了下来,“你好,叶修。”

“你好,周小梅。冯叔叔和你说过了吧...

《廿一夜》(坑 · 一点草稿)

草稿灭文法!

==

第一夜


除夕傍晚,华灯初上。

偏僻的小巷内空无一人,堆砌在角落的垃圾兀自喧闹。

有餐馆打开后门,推出垃圾车。

有人提着袋子经过,又两手空空离开。

忽的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洒下一片垃圾雨,精准地落在角落砸出一声闷响,损坏了原本安静摆放的格局。

小巷上方的楼道里响起一阵高空抛物引发的吵闹声,又渐渐平息。

大过年的各退一步。

除夕夜晚,万家灯火。


“大过年的也不给消停消停。”杜明在警戒线外跺了跺脚,见方明华正走出来,帮忙拉高了警戒线,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啊?”

方明华直起身,扯了把衣服对杜明无奈地摇头,顿了会儿才问,“队长...

关于本子一点小事

这个月确实事儿有点多,一耽误就发现赶不上CP21了!!!
既然赶不上,就索性慢慢做吧。(耶~)
初步打算收冬雪,东风不知鬼畜?还有老叶生日放上那篇短片段的大片段,也姓冬。(诶嘿)
尽量十二月搞定!加油!!!几本我也会印的,放心!
每次收到留言想起一次本子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这个月就先不上来了,把杂事搞定的。
线下默默给小周庆生。(嘤嘤嘤)
下个月发宣,等我好消息呦(Wink~)

冬风不知归处·番外(5)

完结啦,清水,(^-^)V

==

叶修一拍就有点停不下来,要不是那几块干粮实在难以果腹,周泽楷还挺愿意陪叶修多待会儿。

不是周泽楷自己饿,他怕叶修不知道自己饿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差不多是一个小时后,途中终于见着几个小青年,看起来似乎是本地村民,见着叶修都咧出一口白牙,“叶老师哦,好久不见。”

叶修停了停,挨个打了招呼,还每人散了根烟。几个看了眼旁边的周泽楷还问了问,“这是?”

“小周,我朋友。”

几个人又热情地叫他,“周老师。”

怎么就冠上老师的头衔了,周泽楷特别不好意思,走的时候还听到那几个人在议论。

“模特吧。”

“明星!”

“叶老师说是朋友。”

“脑壳不晓得转哦。...

冬风不知归处·番外(4)

周泽楷尽量让自己不要去在意叶修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就叶修时不时蹦出来一句半假不真的话,没准他自己过会儿就不记得了,自己还脸红心跳得好半天。

行程没有周泽楷想象的那么顺当,他们背着行李带着器材,打车去了车站坐上大巴,中途又下车换了辆去别地儿的大巴,叶修让司机在半道当中把他俩扔下车。

现在这荒无人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看得周泽楷特别迷茫。

叶修领着他沿着路旁走了几十米便看见条隐蔽的爬山路,“三四年前我第一次到这,那时候就想什么时候带你过来看看。”叶修一边说一边往上爬。

三四年前?周泽楷跟在叶修身后往上爬,仔细地想了想那是个什么时候?

四年前,刚上大三的那会儿,他和叶修第一次见面,然后...

冬风不知归处·番外(3)

累,很累,从骨缝里透出来的疲软,但是又很兴奋,大脑不停地活跃着,各种信息不停地蹿出来走出去。

周泽楷在半昏半醒间五感变得尤为清晰,身后是叶修平缓的呼吸声,气息一下一下撩着后颈细小的汗毛。

后背靠着叶修,光裸的肌肤靠在一起,暖意顺着肌肤蔓延到心里,不想动,也不想就这么睡着,就想惬意地享受着彼此贴近的温度,享受难得的时光。

什么时候睡着的周泽楷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觉得眼睛刚闭上就睁开了,这一睁房间已是大亮。


叶修靠在阳台上目睹了被子微微蠕动到周泽楷把头埋进被子的全过程,憋着笑了半天,抬手看了眼时间走到床边拍了拍被子,“起了。”

周泽楷没动。

叶修把手伸进被子里,摸了一会儿...

冬风不知归处·番外(2)

叶修在周泽楷的嘴唇上轻轻点了两下,温和的触感柔软地碰在一起,熟悉的感觉从记忆里慢慢回笼,像亮起的一簇火星沿着记忆中那根线迅速往下窜。

周泽楷轻哼一声,舔了舔叶修的唇角,迫不及待探进唇齿间。指尖顺着叶修的衣摆贴着他的腰摸了几把,正准备进一步游走,被叶修按了下来。

没来及抬头去看叶修,又被压进了沙发里,接着就听到叶修的声音从耳边钻进来,”别动,宝贝儿。”

再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有些不受控制了,依稀记得叶修的手,那段熟悉的触感,呼吸快得要喘不过气来。

等意识刚回到身体,叶修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就走开了。

余韵之后的放空让周泽楷没有办法思考,发生了什么,叶修去了哪,又是为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整...

冬风不知归处·番外(1)

“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还要靠才华。你说他们这些人是不是非得挤得我们没饭吃才罢休啊……”方锐和工作室其他的后辈们坐在旁边桌,也不知道指着杂志上的谁,说说道道的。

这头的叶修和周泽楷连头都没回,继续专心吃饭。

周泽楷喝了口汤,又开始打哈欠,眼眶红了一圈盯着汤勺出神。

叶修抬手在他眼底摸了摸,“没什么精神。”

周泽楷抓着叶修的手,皱了下眉说,“困。”

叶修还真是第一次见周泽楷这个状态,无精打采的,睡了好几天都没能补回来,看得都有点心疼。他捏了捏周泽楷的手,“要不你上去继续睡会儿,我出去采个景,你要睡醒了就来找我,不想出门就在屋接着睡。”

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没放,拧着眉思考良久,也不知道在...

亲爱的们,冒个泡。
今年可能(又)来不及填辣么多坑啦,有没有特别想看的坑呀,我拼老命填一把试试。明天删哈。
我觉得我们缺乏交流,这样不好不好。
(这人怎么还在啊)

==

好好好,flag立起来。

黑白之间→救援行动。今年先拼一把老命。

回见(咕噜噜噜……)

青未了·前传片段

本来今年年初的计划就是完成青未了就哦了。怎么不知不觉又开了两个坑(懵逼)

还有好多想写的,感觉要来不及了。

记一下,青未了之前四五年的故事。

==

叶修从后面转出来就看到个清纯可爱的橙衣小姑娘背着太阳光坐在树荫下的石头上嗑瓜子,旁边的石头上站着个虎头虎脑的胖信鸽。

姑娘嗑着瓜子,时不时地晃下腿,给那胖信鸽也喂一颗,一人一鸟嘎嘣嘎嘣地吃得甚欢。

“又躲在这里吃瓜子呢。”叶修看了一会儿才走过去。

姑娘惊慌回头见是叶修,甜甜地笑出一口白牙,“你房里又不让嗑。”

“和我有什么关系。”叶修朝那胖鸽背上拍了一下,它才不乐意地扑腾着翅膀飞到别处去站着。叶修看它那样儿,止不住嫌弃,“飞这么勤怎...

今年有个计划(别当真)

今年可能会把《冬雪》出本做个纪念。

有意见、建议、鼓励、爱的抱抱、么么哒的旁友们可以在这条下面留言。

其他没啥想法,希望能产得出来。

(这人怎么不更文还有脸蛋儿炒冷饭,啧。)

突然发病

嗷嗷嗷,全员行动里小周的精神体-呵呵

全员行动

呵呵-图

呵呵-又一张图
呵呵的内心:好困哦,什么时候可以睡觉。我是谁,我在哪,能在哪里睡觉……有床!

入墨

挖一下,写完再重发哈哈哈哈。


1、


你师兄殁了。

周泽楷跑下山接到师父的第一刻,花白胡子的老头儿便只同他说了这一句话,说罢又递给他一包东西,而后兀自绕过人群蹒跚前行。

师父给过来的包裹并不重,周泽楷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只觉接过来时像掂了千斤的重量,手不能提脚不能抬。

待到回过神来,已跟在师父后头踏上了回去山顶的石路。

从此山后便又多了一座坟头,里头无尸无骨便只是个衣冠冢。

周泽楷得空便会上这待着,也不说话,就静坐在墓碑旁陪着师兄看日出日落,听虫鸣鸟叫。

如同过去一样,他不必说,师兄也都能懂。


2、


师兄的坟头一直没有碑,就插了块光木板,其他师兄弟总劝他人死了不...

又是一夜风雪,泥地上那些深深浅浅的印迹被覆上一层厚重的白蒙,仿佛昨日的激战皆不复存在。

有人在树梢上轻点一步,堪堪落下个脚印,连半片雪花都不曾抖落,未及察觉,白茫里哪还有人影,也不知着急忙慌的是要赶往何方。

风声仍在梢头呼呼作响,湮没了来往的声息。


周泽楷裹着风衣,伫立在亭中一动不动看着去时的方向,风雪肆无忌惮地从亭子外刮进来,却在身前骤然消融,好似隔了道屏障,凭你天公如何不作美也乱不到他丝毫。

周泽楷腰间挂着一柄长剑,身侧立着木弓和箭筒,眼睛执着地盯着前方。山间的白林中就他一人,整座山头就他一人。

风,在耳畔呜呼作响,颇有趋大之势。

周泽楷猛一定睛,左手取弓,右手拿箭拉弓,呼...

1 2 3 4 5
© 牧有H的小zou | Powered by LOFTER